不知道怎么会又和C在一起调程序,好像是几年前我写的一个SDK,总是编不过,C心急如焚,不住地叹息。
我是知道问题出在哪里的,所以并不着急,反而暗地里认为C反应过度。

“你看, 我跟你说,你只要在MakeFile里加上的那个宏……”

经我一说,C似乎看到了曙光,果然,一阵捣鼓之后,过了。
终于,听到他长吁了一口气。
紧接着的几分钟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屏幕上的命令行不停地翻滚。

然后,C开始嘟囔,责怨社会的不公,哀叹人生的无望,感慨少年不再,为生活的负累所扼而无可奈何……
瞬间,怨念如洪水一样汹涌而至,淹没了键盘、屏幕、以及一闪一闪的电路板……

“够了!”
我终于无法忍受而爆发:“你工作稳定、有房有车、家庭和满、父母安康、有什么资格抱怨?”
顿了顿,我平静地说:“该抱怨的是我。”

这时候才想起来,原来预设的目的地根本不是加州,而应该是德州——或者中南美洲的某一个城市。
阴差阳错而已。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