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二年,六月,盛夏,年中

记得大学毕业那年的夏天,大街小巷里到处荡漾着莫文蔚的一首《盛夏的果实》。我在实验室干活干得累到要死,吃完饭不愿意回去,便蹲坐在马路牙子上,一边听,一边回想好些年前蹲坐在同学家卖豆子的小摊旁瞭大街时的情景,觉得特别过瘾。
即便是后来,我对瞭大街也乐此不彼,只是没了那么多的闲暇。
现在倒是有了点空,可惜又没了大街,就只好找莫文蔚的那首歌听。我用的是网易的云音乐,原唱在美国没开放版权,找到一个乔惟怡翻唱的版本,唱得不差。

如果能付得起旧金山变态的房租,我宁愿住在市里,现在倒好,在旧金山的活动范围不出公司方圆一迈。
有天中午,领导拉着去外面吃午饭,便一同溜进市厅后一幢封闭了好几十年的老建筑一探究竟,发现竟然是从前的联合国总部,后来给旧金山剧院当了储物,放戏装。
我甚至怀疑这就是小说《安卓是否梦见电子羊》里安卓女歌手被赏金猎人干掉的地方。

“看过银翼杀手吗?”
“没。”
“好片!根据Philips的一部小说改编的,故事就发生在旧金山——可惜电影给改到了L. A.—— 说实在的,我还是觉得放在旧金山贴切。”

而在Fremont,可去之处无非就是超市、农贸市场、公园。有家新店开张,都能成了个什么大事件,日本两元店Daiso开业那天,人塞得是水泄不通。

就这么个偏僻的地方,六一节那天还发生了一起枪案,两名警员被射伤,围捕进行了整整一夜,直升机的轰鸣声就没断过。后来,警方使用了烟雾弹,引发嫌犯躲藏的住宅起火,嫌犯也就一并给烧死了。
同当月发生的洛城枪击案和奥兰多恐怖袭击相比,此案不值一提,却因为发生在自己的公寓附近,印象格外深刻。
其实很早的时候就对美国的生活是颇为忌惮的,就是因为听说民众可以合法持枪,那时候绝想不到有朝一日会搬到美国,会对频繁发生的枪案习以为常。可生活嘛,总是阴差阳错,转眼之间就要登陆一整年了。渐渐地,初来乍到的那份新鲜感消失殆尽,又到了需要寻找一些新的动力的时候。

 

anyShare分享到:

3 Comments

  1. 对了,补一句,有认识这么久的朋友忽然问候,说起话来就好象只是从隔壁来串个门,感觉真好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