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州湖

在忠州湖的码头碰到一对兄弟,带着孩子们出来消闲。弟弟是个摄影爱好者,扛着一台硕大的佳能,一下子令老杨那台入门级的尼康显得不够档次。是哥哥率先向我们打招呼,当得知我们来自中国之后还特地把他害羞的小儿子拉上前来,鼓励他讲“你好!”。
“He has been to China last year。”
哥哥说。然后又讲他也是经常到北京的,并且给了我他的名片,上面印刷着整齐的韩国汉字,原来是一家公司海外服务部的课长。

这次到忠州,碰到的韩国人都比较热情。买船票的时候,听说我们从中国来,售票员还专门用英语和汉字写了一张纸条,标注好游轮出发和返回的地点及时间。这也是我们在不会一句韩语的情况下敢于四处旅行的原因,正如老杨所讲:“如果是在广州,我连门都不敢出。” 相比较而言,韩国的社会状况显然要比国内和谐的多,一切都比较正规,不必担心乘坐巴士被“倒卖”,或者遭的哥讹诈等等,而在中国几乎每次出行都会为此类扫兴的事情所烦扰。

忠州湖是一个人工水库,景色像极了春天里去过的千岛湖,只是湖域不大,湖况也没有那么复杂。然而这确是号称韩国第一大湖的,虽然起先在码头那边的时候,我都觉得和家乡的那个小水库颇有相似之处。我们乘游船逆流而上,到一个叫做清风的地方,那里对一些古代的传统文化遗址进行了复原,并将它们散布在湖边几座郁郁的青山上。据说明文字记载,从三国时期,此处便因其富庶而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从新罗到朝鲜一直都属繁华地域。后来因为修建水库,不少文化遗址给沉入到水中,如今政府和各大财团、基金会不得不花费巨资探寻那些失落的遗址并对它们进行复原。无论怎么讲,韩国都算不得文化强势国家,然而无论国家还是社会,对传统文化方面的重视异常惊人,民俗村随处可见,连一些微不足道的古代生活细节也被进行了逼真的还原。记得上一次去某个博物馆,发现其中每件文物都辅以详尽而丰富的说明,即使是一把古琴,都专门作了琴者弹琴的蜡像,并能听到录制好的琴声。而到中国的博物馆却是需要很深的文化造诣的,幸而我们还能够识的些古汉语,不然面对这那繁杂的碎片和卷帙,无异于面对天书。

从清风返回时正值下午最美丽的时分,阳光打在哪里都是一片橙色,背着太阳能看到澄净的蓝天,偶尔会有几缕云丝如拉扯开来的棉絮,从天空一直拖到山的一头。整个游轮上没有多少人,可以自由穿行其间,去顶上的平台看风景,到船头上感受清风,或者在客舱里找一个喜欢的座位,一边享受阳光照在身上的温暖感觉,一边观察那个正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的老船员。他的神情是那么专注,专注地令人感到惊奇和敬佩。
这是多么和谐的一种感觉,像童年的梦一样。或许这本来就是一种梦,当我周一早上醒来的时候一定会这样以为。

游船上碰到的韩国小朋友
游船上碰到的韩国小朋友
忠州湖
忠州湖

 

清风
清风
在船上
在船上

 

下午阳光下的码头
下午阳光下的码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