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五年,九月,人算不如天算

情绪反复无常。

发生了些始料不及的变化,不小不大,然因其始料不及,令人有些失措。
却也因此牵制了大部的注意力,便无法继续沉浸在无止尽的焦虑之中。和那些阴抑的日子相比,虽然谈不上是峰回路转,但总体感觉还是好了很多。

面对非己所控的现实,与其挣扎,毋宁接受。

诸多烦恼的根源,不过是对自我过分的关注。

“我”,“人”,“众生”,“寿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