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六年,十二月,告别始料未及的这一年

我没有过圣诞节的习惯,但许多年来,这个日子总是会给我一种暗示,就是不管一年里经历了什么样的风雨,到了那天,所有的一切总会尘埃落定,人也总就能够捧杯热茶,从容地回首已经成为过往的萧瑟。当初我也是如此预估这百年不遇的疫情的,不幸的是,肆虐了整整一年之后,它非但没有消失,反而开始了迄今最严重的一次爆发。

二零二零年是叫人压抑的一年,虽然相对而言,我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并没有受到显著的影像,甚至还因此受益,但这种极端时期的所见所闻彻底颠覆了心里许多早已固化了的认知。
这种颠覆让我觉得,自己都不再是一年前的那一个自己了。

身体上的变化也很大,因为长期在家工作导致运动缺乏,体重首次超过了60公斤,鬓上的白发不断地往出冒,靠着手拔已经控制不了了。
社交聊胜于无,基本上是赖着家人的陪伴才得以熬过这段枯燥的时光。

刨地是唯一的锻炼,早先时候把一颗无花果树从后院移到了前院,现在又移了回去。

写作是唯一的收获,即便是没有什么读者。

小岛是唯一的去处,苦闷的时候至少还能看看湖光天色。

不管怎么说,明年应该还是会过得好一些,就算世界不往好了变,人也得变。

2 Comments

  1. 嗯,兄弟保重!未来或许更加忐忑。打磨好吃饭的技能,照顾好家人,锻炼身体。这些不正式真正重要的么!

  2. 您好 您是《SELinux 学习笔记》的作者吗?非常感谢您的无私奉献!咨询一下哪儿可以获取这本书的最新版本呢?这个地址无法下载了:http://linux.3xin2yi.info/SELinux/SELinux_notes.pdf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