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七年,三月,并不温暖的春天

今年春天的天气反复无常,从太平洋来的风暴接二连三,雨没下多少,气温却动不动就降到了个位数,冷风呼呼地吹,很容易就找不到了太阳,让我忍不住后悔早早地把头发剃了个精光。至少在到加州以后,我还从没有觉得如此冷过,即便一月也没这么冷,而且冬天老是下雨,往往还有一种湿暖的气息散发出来。

以照顾小孩的理由打了疫苗,第一针没啥感觉,第二针在床上躺了两天。
也不知道是疫苗推进起了作用,还是病毒自然消退,疫情比一个月前改善了太多,新闻上看到各个厂子都开始积极准备着让员工们回去。
也觉得应该是尾声了。
在家工作一年,最大的损失因该是时间,一周过起来跟从前的一天一样,想起来去年和朋友一家去小狼山踏春,似乎也就是不久之前的事情。然后就是健康,成天坐着不动还吃猪蹄,体检发现胆固醇飙升。

媒体不断报道针对亚裔的攻击事件,因为足不出户,倒是没有碰到。但笑着脸跟修老爷车的老头子打招呼的时候,心里面也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亚马逊上竟然被曝有卖一种极具煽动性的文化衫,上书:“我们是亚裔,但不是中国人!”,看得人心寒。
相比于科学,政治是异常复杂而难以预测的。但眼睁睁地看着中国同美、加、日、澳、印、欧、英日渐交恶,也很难不联想到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情形。

一家人去奥克兰的移民局办事处打指纹,一个黑人办事大妈接待,执意要跟我讲中文:
“放松,先左手后右手,再来一次,我说要放松……”

没怎么读书,但看了一部电影:杨德昌的《独立时代》,惊异于一个理工男怎么会对世态的认识如此深刻。
自己则在酝酿一个短篇《葬礼》。
终于觉得还是从短篇入手好些,负担小,而且不容易太监。

然而,不管天多冷,疫情多严重,生活多枯燥,小狼上的油菜花开的时候仍旧是一如既往地壮观。

小狼山的油菜花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