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

Lee是我少年时代最好的朋友之一,有一阵子我们几乎形影不离。
高中的时候,Lee出人意料地选择了文科,自此我们的联系便日渐减少,这还曾让我很是惆怅过一阵子。然而许多年以后,当我得知Lee荣升副院长的消息时,禁不住大叹其当年决定之英明。

这次出差到天津,我和Lee小聚了一场,他开车载我到一家靠近水上公园的餐馆吃西式简餐。
我们谈论了各自的兄弟,他父亲的事业,以及一点点杜甫。
在上大学的时候,我们偶尔会通信,Lee荐杜甫的诗给我,告诉我律体以杜诗为最好。而我那时刚刚认识到正统教育对少年的毒害,对所谓“现实主义”甚为反感,因此不置可否,直到后来经了一点点世事 ,才终于体会到杜诗的情真意切。
谈到杜甫是因为他给我看他妻儿的视频,我不禁说:“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
Lee没想起下一句,大约是“怡然敬父执,儿女罗酒浆 ”吧!

远处的大屏幕在放球赛,Lee极赞我们吃饭的这条小街,餐桌三个五个地摆在街旁,很西化。
“经常来这边坐坐,吃点东西,多惬意阿!”Lee说。

anyShare分享到: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