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劳动节假期三日,驾车至内华达山脉西侧做短暂旅行,穿越了南部的巨杉和国王峡谷以及北部的优胜美地两个国家公园。路途漫长,景点零散,三日以来下车游逛时间加起来顶多四个小时,大部分时间尽在路上,而我觉得透过车窗看到的许多风景其实更佳。旅途匆忙,无暇写生,唯能拍照记之,等回家后再画,希望趁着记忆尚新鲜,还能把当时所感受到的气氛烘托出来。…

日本印象

大学的时候我选日语作为第二外语,花了一个学期学完了两册《标准日本语》,后来一直想着能去日本旅游一次,但计划来计划去都是半途而废,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日本消费太高,预算做不下来。等到再后来疲于生计,这个想法也就束之高阁起来。没想到这次筹划回国,发现转机东京机票价格最为便宜,那何不在日本小驻几日?既可以倒时差、减缓长程旅途的疲惫,也顺便了却旅行日本的心愿。…

冒险游戏

最近两个周末在家里和孩子们玩一个瞎编的冒险游戏,兄弟俩都不亦乐乎。

起初规矩很简单,楼上铺地毯的地方都是大海,楼下铺地板的地方则是陆地,游戏从弟弟的小床开始,他们一个人得一个收纳箱做小船,可以乘着去海里探险,捡到任何宝贝都可以找我换钱,比如一架飞机二十块钱,一辆汽车十块钱。很快,小屋里的玩意儿就给哥俩搜刮赶紧了,他们就得去其它房间,那样我就要求他们出去一次吃一顿饭,一块钱;接着他们又想下楼,我就说下楼要有飞机,在楼下走要有汽车,每加一次油又是一块钱。兄弟俩后悔不迭,用攒的钱来跟我买汽车,一个三十,买飞机,一个五十。哥哥又想着去客厅,我说那里是沙漠,要有越野车,一个五十,五块钱加一次油,哥哥想了想,还是掏出了五十块钱,然后就破产了。…

五道口的故事

睡觉前问我们家K:“讲个什么故事呢?”
“五道口的故事。”

“好,就讲五道口的故事。”
“在北京,从前有一条铁道,一直从北京北到八达岭。中间要经过四道口、五道口和六道口,其中五道口一开始是没有栏杆的——当然,现在可能有了,可是爸爸刚到北京的时候就没有栏杆。有一天,爸爸过道口的时候……”…

感性的人

无论冬夏,新源街的京客隆附近常能见到一个老太太,七八十岁的样子,瘦小驼背,卖些花或其他杂物。
“要花儿吗要花儿吗要花儿吗要……”
她孜孜不倦地这样叫卖。

偶尔有一些感性的人会走上前去,买下几件用到或用不到的物件。…

韩半岛

2013年秋天,在水原吃了一份泡菜锅,合人民币35元;吃了一份半的烤五花,合人民币75元。

韩半岛天空晴朗,秋色迷人,黄昏时各色各状的云彩在天边徘徊,久久不肯散去,一如数年之前。晚上一幢幢公寓灯火通明,惊觉没什么空置的大住宅社区原来如此壮观。…

北方飞沙走石,南方春意盎然

随二少自驾游溧水时,闯入一片玉兰林,大团的白色和粉色交辉相映,如云霞般,步入其间,惊觉香气怡然,若梦若幻。此时北方还是飞沙走石,南北对比如此昭然,有时空旅行感。

次日与众友聚,交换了不少近日零散的想法以及某些众所周知的信息,通胀、移民等都是不可避免的话题,还有听说某某家乡的万人小镇欠债达8亿,或说地产冻结之后政府百般设法敲诈小企业以提高收入云云,而毕业生们还在考公务员。都是些悲观的看法,乐观的东西很难出自我们这个悲观主义团体,或要在其它的饭局中寻找了,却也不那么容易能找的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