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出我的双手

昨天在“联合早报”上看到一则新闻:加拿大的一位官员声称找出治疗sars的有效方法几乎是不可能的,这种病毒将会在未来的几年甚至几十年之内与我们同在,正如现在的艾滋和流感一样,还呼吁人们学着适应它。这简直是一条悲观之及的消息,刚开始真得让人无法接受。可是仔细想了一想,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天天穿着防护服外出呗,然后每家的房子都要有一个隔离间,就安在门口,回家之前首先要进入隔离间对防护服消毒,然后才可以进屋。麻烦是麻烦了一些,习惯了就好。动物本还不穿衣服的,人现在不是开始穿了吗,也没有人为了省事光着身子上大街的。另外,这样还可以推动经济发展,扩大内需,因为国家肯定要生产防护服和隔离间啊!这简直就是一个新产业啊!只是,也许会引起许多其它的问题,比如,我们出了家门,看到的只有穿着防护服的人,至于大家长的是个什么样子,我们就再也不得而知了。久而久之,我们的身体就成为了我们的隐私,假如有一天,我在大街上脱掉了防护服,露出了我的双手,而恰好对面走来一位女士,她会大喊 “非礼”,然后把我拖到了警察局,告我性骚扰。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