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师YS

我不知道YS的近况是不是很好,也许他过得从来就没有如我想象那般糟糕,而我不过是在根据凭空的想象倾泻自己的同情,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同情的是谁,YS,还是自己?

YS是一名工程师,我们不是很熟,可能都谈不上相识。
三月份的时候,整个项目组刚刚陷入泥潭,我在匆忙中被派往韩国,获悉S公司也终于肯将工程师派驻过来,那里面就有YS。他是个韩裔新加坡人,小个子,娃娃脸,Dr. Z向我引见时正窝在椅子里Debugging,没有和我讲话,只是稍稍握了下手,似乎有些埋怨我打扰了他的工作。
S公司是我们的芯片提供商,照理讲至少在面子上应该表现地非常客气,但是YS显然不同于先前的台湾工程师,看上去颇自负,使我不很乐意与他交往,怕见到他在解决问题时显出的不屑神情。
实际上我们坐在一起共同解决问题的情形只有一次,是一个看似简单的Build问题,我承认自己无能为力之后不得不向YS求助。他二话不说便开始debugging,也不给我做任何解释,一路下去,令人眼花潦乱,最后给出一个解决方案,请我尝试。我大约感到这不是一个真正的solution,却苦于没有确凿的依据,无法说服他。后来证明,那确实不是一个真正的solution,问题的真正原因是服务器上一个太老的GMAKE版本,——后来偶然发现的,没有通过任何分析,不属于工程师的常规工作方法。

现代社会将工程师们从各自的手工作坊里召唤出来,以一种被称作“项目”的形式组织到一起,所谓“项目”常常将一个并无明确意义的目标限定到某个时间段中,工程师们所要做的便是在那个时间段实现该目标。而时间段还会继续被分割,为此不得不设定更多的伪目标,以使它们能够被分配到更小的时间段中,他们把这些伪目标叫做milestone。

在即将到达第二个milestone的时候,我们依然遇到层出不穷的问题。那时候YS已经回到新加坡,但他仍然是我的直接支持者,我每天的工作便是接收YS的patch并进行验证。patch通常在晚上到达,验证完成往往要到午夜。日复一日的情形便是:白天发现问题,勒令YS在午夜之前给出patch,收到YS的patch,验证通过,第二天,发现新的问题……
显然,这样子是无法通过milestone的,我的Leader终于对YS失去了信任,某一天晚上我通知他刚刚收到YS的新patch时,他竟然哈哈大笑起来,对我说:“Singpor? Ignore it, we will find support from France directly!”
我于是向YS的Leader转达我们的决定,他看上去异常惊讶,沉默了一会,对我说:“Please do me a favour, don’t tell YS all about this, he will feel very depressed!”

于是,我依然持续不断地收到YS的patch,却再没有去验证,所幸的是,不久我便退出了这个项目组,回到中国。

anyShare分享到: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