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五年,十月,天高云淡

在韩半岛再次渡过了一个北方的秋天,天高云淡,干净、清澈。

常常遇到这样的情形:忧惧某件事情的发生,而当其真正发生之时,却发现并非想象中那么可怕。
便如此次赴韩,虽然工作一如既往地辛苦,但情绪平静地出奇,甚至从中体验到了一丝轻微的喜悦。或者是得益于北方的天气:我始终喜欢辽阔的天空、喜欢移动着的变换莫测的云、喜欢橙色的黄昏、喜欢在阳光下缓缓滑落的树叶。

更重要的是有了L的理解和支持,便不再是一个人在战斗……

月底归国,又陷入了南京城苍茫的迷雾中,奔波、借宿,找房子。
无尽的变化确然会令人产生焦虑,也确然会令人对焦虑免疫。
希望如此。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