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二零零八

如果非要讲出北京因为奥运有多少变化,怕是唯有那地铁站里新装的X光检查器给人印象最深了。此外,蓝天没看到多少,北京站前打车仍然要排半个小时,地铁里照旧充斥着小偷,不过再没有见到维族的。

我们约在了地安门外国旺胡同里一家叫做“朵”的咖啡馆见面,那大概就是一户普通的人家吧,梳着马尾的店老板和两个美女服务员忙着捣鼓一架摄像机,我们便坐在旁边的凳子上聊天,那只毛绒玩具般的名叫“朵”的狗使劲地往人的怀里蹭,多少有点儿别扭。
“幸而咱们说得是家乡话!”我说。

茶还没喝一半,老板就跑了过来:“我们拍片子呢,能不能给做个群众演员啊?喝喝茶就行。”
喝喝茶就行?
我们便对着摄像机喝起茶来。
“阿……能不能讲讲话啊?随便什么都行,自然点儿好吗?”

一位胖胖的美眉和一位瘦瘦的帅哥于是坐到我们旁边。
“你们是?”
“我们是一家点评网的,美国连锁的哦!”
“啊……那……你们可知道附近有吃烤肉喝酒的地方?我们呆会儿想去吃烤肉呢!”
“这个问我你是问对咯!就往鼓楼那边走阿,街上摆的,也有屋子里面的,可尽是烤肉啊!”胖美眉兴高采烈起来。
“是吗?”

“OK,谢谢大家!”
摄影机撤了,胖美眉和瘦帅哥也撤了,他们跑到胡同里聊天,还有老板和他的两个美女服务员。
“啧!啧!美女阿!”我们纷纷叹道。

喝完茶按着胖美眉的指导去鼓楼寻烤肉,结果是大失所望,大概时辰不到的原因,好多店都是打着烊的样子。
这时,看到了夕阳下的鼓楼。
“就是上个月,那上面,有个人疯了,捅死了另一个人,自己也跳了!”他们说。

在朵咖啡,左起飞儿,鹏儿,我
在朵咖啡,左起飞儿,鹏儿,我
在国旺胡同
在国旺胡同

 

夕阳下的鼓楼
夕阳下的鼓楼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