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二年,九月,中秋、妄念

中秋节那一周给家里打了两次电话,平日仅一次。然后去各个群里露个头,再给不属于任何群的一两个朋友发了一两条很机械的祝福消息,也都收到了回复,很欣慰。
时光流逝之后,人极易被淡忘,即便有机会重逢,往往已形如陌路,却并无想象中的那番激动。

看了诺兰的《星际穿越》,片子是好片子,可惜格局还不够宏大。
如果有些才气,就该搞他个横亘几万年,跨域星系,突破虚妄的作品出来,把什么肉欲、亲情、人类之爱都扔到黑洞里去。如果能画两笔就更好了,不如就拿Fernanda ly做女主角的原型——那头Pink Hair简直是要逆天,男主角必须是K,最好自己也能打打酱油。

记忆中,9月都会收拾行装准备搬家,今年是个例外,那么去年窗外红叶漫天的情形势必要重现。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