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三年,十月,等待凯文

就在雨季快要到来的时候,纳帕山谷起了大火,这让旧金山城里连续十几天都是烟雾弥漫。

“最近怎样?”
“嗯……有点小紧张——闻着就像全民烤肉!”
和他们打招呼的时候,我没有习惯性地答“好,很好”,正好想到了这大火,便打趣道。
他们都笑翻了。

让我觉得紧张的是凯文,他预计月底到。

有一天和家里视频快结束的时候,从来不发言的父亲忽然抢过手机,对我说:“有句话要跟你说,以后你要多拜拜观世音菩萨,菩萨能保佑你平平安安!”
“嗯……”
“以后我天天早上都给你诵大藏经,让菩萨保佑你!”
“嗯……”

K去幼儿园才不到一周就被劝退了,原因是“午休时爬到其他小朋友的身上,打扰别人睡觉”。
老师还一本正经地拿出加州什么法规来给我们看,说要不上半天看看。
我们说算了吧,退学。

最后一天的下午K还发了烧,我们提前去接,他玩得正嗨,哭着不肯走,我把他牵到操场上,蹲下跟他说:“K,你知道吗,因为你不听话,这家学校不要你了,我们只好去另一个学校,‘小树苗’,好不好?”
“好。”

K这次发烧有些严重,持续了一周,中间L还从楼梯滑了下去,虽然去医院检查后说无大碍,我还是决定提前请假待在家里。
又过了一周,凯文到了。

母亲从微信视频里看到凯文,不住地夸:“你看那个头圆得多好看,哪里像K!”

K似乎有些闷闷不乐,晚上睡觉竟然不肯待在自己的房间,有天还让我陪睡。
“爸爸要在凯凯的房间。”

我没理他,第二天把他送到了“小树苗”。
“K有时候会推其他小朋友,还压在小朋友身上,回家后要和他讲。”
晚上去接时,老师跟我说。
“K,你不能推小朋友,也不能压在别人身上,不然这个学校也不要你了你知不知道?”
我有点急了,“你还想上学吗?”
“想。”
“那你就不能推小朋友,也不能压在小朋友身上。”
“好。”

在车上他特别安静,一言不发。
我想是不是有点过了,轻声地问他:“喜欢这个学校吗?”
“喜欢。”
“那你是喜欢这个学校还是喜欢之前的那个?”
“喜欢之前的那个。”

我沉默了一会,把车发动起来,又说:“如果你明天不推小朋友,不压在小朋友的身上,爸爸就给你画一百个轮子的汽车。”
“好!”
K终于有了点精神,“要有一节翻斗车厢,一节搅拌车厢。”
“好。”
我说。

医院发的小册子上说,要多抽出些时间和老大单独相处。
凯文没有K那么能哭,这点还办得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