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三年,六月,告别阿瓦隆

自毕业以后,我统共搬了14次家,从北京的大运村开始,到中科院,再到南京的高新花苑,管家桥、红旗新村、高楼门、三山街、凤凰西街,然后又到北京的团结湖、团结湖另一个地方、顺源里、普乐门,最后到伦巴第街,到阿瓦隆。

我琢磨着可能是命,小时候就有老先生算过,五行属木,生肖属猴,林中乱窜,吃喝不愁。那时候条件差,大人们都觉得吃喝不愁就是好命,多些辗转奔波也不妨事。然而毕竟人说安土重迁,连我这种搬家搬上瘾的人到了该打包的时候还是会觉得焦虑、慌张,不说差一点丢掉了驾照,就连坐在实验室督见测试来报问题时也不及先前那般从容了。

“我希望大家清楚地区分开应用崩溃和应用启动失败,如果属后者请大家先检查自己的软硬件环境!”
最近英文讲得最溜的就是这句。
开始做架构时候,还想着写篇感想,把设计软件和搭乐高放在一起讲,原则很相似嘛,又同样其乐无穷。
我现在要说:拉倒去吧,乐高搭坏了,那还是乐高;软件搭坏了,那烧掉的可都是钱!
一直愿意多做点事,做点大事,想着没回报也无所谓,”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嘛!万万没想到这事一大,责任也大,你功成可以不居,功不成则不可以不究。

于我最放松的是画画,可是一念起要搬家,就又想着不如推到搬家之后。
倒是看中了几幅别人的画,新人新作,还筹划着买下来,给家里增点色,也算是一份投资。

阿瓦隆,两年的时光,白驹过隙而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