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三年,三月,纸上谈兵

感冒、嗜睡、多梦。
最近房价跳涨了将近十个百分点,即便在东湾,百万以内买个好学区的独栋已成奢望——按说都不应该是个事儿的!

退订了读了一年之久的《经济学人》,觉得有那功夫还不如多刷刷朋友圈,毛说:人民群众才是真正的英雄。
若干年前才将兴趣从艺文转向财经之时,想着是某一天能从技术上理解身边所发生的不可思议事件。
妄念而已,“纸上谈兵”。

群里说北京沿海赛洛城的房子已经卖到快八万人民币一平啦,比起我二零一五年看房的时候足足翻了一番还多——要知道,纳指今年用了洪荒之力才涨了10%,还冒着要崩盘的风险。
真的,没有什么地方比在中国来钱更容易,那就是台施了魔法的造富器,连美联储卯足马力的印钞机都比不过的。

记得有一天和小印出去吃了顿斋,他带着艳羡而不解的神情问我:“听说你们中国人都超级超级有钱,你怎么还会跑到这边来打工?”
我长叹了一口气,认真地回答他:“瞧,我没买房子,我不在其列!”
在美国,如果你是大陆过来的华人而又没那么有钱是会让人觉得有点儿难以置信。那谁谁谁,在帕劳阿图买豪宅都是现金支付的!

纸上谈兵的祖宗是赵括,我最近看了一部关于长平之战的纪录片,说赵军方面的损失大概是四十五万,其中被坑杀的达四十万。
血淋淋的数字面前,连洗地的都要先冒把冷汗。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