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三年,一月,雨不停地下,人心不在焉

湾区的降雨量创下记录,整个冬天几乎都是在淅淅沥沥中度过的。
新年之后,天也不见暖,白天是长了那么一点点,但因为总是阴着,几乎觉察不到。总之,人很难打起精神来,变得越发赖床,遇到周末,非得睡个昏天黑地。

去Monterey和Carmel则是年前就计划好的,整个行程看上去都像执行任务,住了一晚,走马观花地四处转转,最后,开了几十英里回到家后竟然发现还来得及睡个午觉。

不在家的话大半是出去看房,Nile的山下有个看着蛮精致的小区,看上正对着绿地的一幢小房子,觉着有几分接近自己酝酿了多年的僻居乡下的梦想,结果竞价输了,大失所望。
后来又陆陆续续看了几间大平层——也就是所谓的“湾区小黑屋”,以老破小、院子大、学区好著称,颇受华人追捧,然而竞价过程更加离谱,有人一加就是十万,根本就不给别人留一点机会。还好我的热情已经慢慢冷却下来,也不再十分在意。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总之,刚来的时候怀着的是被美国文化同化的期望,一两年下来,发现事实上是中国人在同化美国。想起那天已经移居瑞典的C和我聊天,说正在了解湾区的机会,但一看到网上说要拼学区房,立马给吓了回去。

春节那几天和家里视频,我叫K给爷爷奶奶拜年,可这家伙玩得兴致正高,母亲在那厢拉着嗓子叫,人连头都不肯抬一下。
过年的那些记忆离我真的是越来越远,都快成上辈子,上上辈子的事了!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