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行将陨落之际的回忆 – X世代

萧剑林缓缓地睁开双眼,就着昏暗的灯光,逐渐辨识出镜子里那张不可言述的挂满倦意的脸,自己这是有多少个夜晚不曾从容自若的合上过双眼了?他倚着洗手台,暗叹一声,然后掬了一捧凉水,轻轻地泼到自己的脸颊上。
每一次都是被同样的噩梦中惊醒,他的记忆、他的思绪,似乎永远给禁锢在了“新鹦鹉螺”号上的那个午夜,满脑子都是混乱不堪的情景…

加利福尼亚五年,八月,一梦如是

多梦。
偶尔得以和一些年轻时候结识的友人重逢,相视一笑,说说话,醒后好长时间都会很开心。大部分时候却是梦到困在了哪个地方,蛰伏着,期待着,当下的生活反而成了梦幻泡影,可望而不可及。

车站边几棵不知名的树忽然间开满了紫色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