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六年,十一月,今日黄花明日愁

门前种了一丛晚菊,平日里不大起眼,晚秋绽放的时候却壮烈地要造反,黄巢说的“满城尽带黄金甲”,想必就是这品种吧!
可惜看到花开就想到花落,花落枝枯,彼时就更不起眼了。

秋日还是宜人,即便是在加州,一向炽烈的阳光也温和不少,外出的时候就能从容许多,才算是真有心情欣赏四周景物。…

我的工作

K一向羡慕我的工作,给出的原因是没什么危险。
“没什么危险”是他的原话,为此他还把警察、消防员、航天员等其他小朋友比较向往的工作列出来比较了一下,结果还是认为我的工作最安全。

而就在今晚,他越发地羡慕我的工作了。…

尘埃未定

此次选战异常激烈,虽说拜登最终翻了盘,也只能说是险胜,考虑到倒川阵营所付出的努力——桑德斯摒弃分歧鼎力相助、奥巴马亲自出马助战、希拉里帮忙网上拉票、AOC四处奔走呐喊……如此强悍的统一阵线竟然没有带来预期的压倒性胜利,着实让人不寒而栗。…

加利福尼亚六年,十月,时至深秋,岁月已老

去一趟小岛成了每周末例行的活动,一来是近,二来是人少,然后多少还能收获一些果实。因为缺水,大部分果树都结不出来什么东西,但必然有足够顽强的,比如桑葚,无花果,还有芭乐。芭乐真是厉害,在那般干涸的土壤里竟然也能做到枝繁叶茂,还挂出一树的果子来。…

加利福尼亚六年,八月,热浪、山火、湖间的小岛

经历了到这边以来从未见过的一波热浪,然后就是一个百年不遇的雷雨夜,电光闪影闹腾了一个晚上,雨没落下几点,却把干得眼看着要冒烟的森林全给点燃了,大火蔓延了两周,至今还没有熄灭。
这一次不只能闻到空气中弥漫着的烟气,远远地都可以看到升腾的烟云,而且听说靠着山的那一片已经接到了疏散警告令。那是传统的富人区,学校好,华人多,此前所知仅此,从来没想到还有山火这种可怕的隐患。…

加利福尼亚六年,七月,拥抱平庸

原本风雨无阻每月必更的博客三个月没有动,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都花在了完成一部小说之上。
那属于豆瓣四月初举办的一个写作比赛,当时不假思索就报名参加了。
人在决定做某件事情的时候,背后或多或少都有着一些和现实八竿子打不着的幻想,比如我决定动笔写这一部小说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会吸引数以千计的读者,他们中说不定还会有个把个什么名人大V,碰巧瞅了眼,就给惊艳住了,然后帮忙一转,马上又有更多的读者,到了一定的时间点,想必也会有哪怕是五六线的小编辑,发个私信跟你聊出版的事情。…

加利福尼亚六年,三月,就地避难

湾区六县宣布就地避难令的时候,我其实已经开始在家办公一周了。
早在二月底,从新闻上读到加州出现第一例社区传播案例的时候,我就预感到大事不妙。这是因为在那个时候,整个美国也只有华人关注着新冠疫情的发展,发生在武汉的惨剧并未引起美国主流媒体的关注,偶尔在英文社交媒体有零星的话题,也都是搞笑性质,比如说那是“啤酒”病毒什么的。所以,心里虽然揣揣不安,在街市上却觉察不到一点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