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暗战

门“砰”地一声被关上了,萧剑林发现自己置身于一条幽暗的甬道中,它不怎么显宽敞,并排走也仅能容两三个人的样子,四周一片昏黑,只有不远的尽头摇曳着的些许微光,能帮着他大致辨识周遭的情况。脚下的路几乎全部淹没在黑暗中,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错觉,墙上的斑驳碎影显得迷离惝恍,空气中则弥漫着的陈旧的霉腐气味,如此走了几步,萧剑林就不禁恍惚起来,加上连日来的焦虑和疲劳,一个趔趄几乎摔倒在地,这时,一只冰冷的枪口顶到他的脑后,又让他立刻清醒了过来。…

前往布列塔尼

陈头儿的那些笔记转瞬间化作了灰烬,萧剑林的目光则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壁炉,他努力地默念着正被火焰迅速吞噬的每一个字句,希望能将它们深深地镌刻到自己的记忆中。
正在此时,传来几声尖锐刺耳的鸣笛:“呜——呜——”,萧剑林发现窗外一刹那亮如白昼,忙闪身过去,拨开两片窗页,顺着中间的缝隙向外窥视:那是一艘梅赛德斯的“猎鹰”——世界上最快的轻便式旋翼飞行车,它正悬停在不远处,两盏头灯直勾勾地打向萧剑林的房间,让他几乎睁不开眼睛。正当他欲躲闪之际,灯灭了,他方才注意到驾驶舱里有人朝着他挥臂,原来是朱彼得。…

加利福尼亚五年,十一月,衣食住行

“黑五”的时候买了两条一摸一样的李维斯牛仔裤,替换穿了三年已经磨破的两条。

煎牛排的技术有所提高,至少,用眼肉或者New York的话成功率很高,然而煎虾和三文鱼还不是太稳定;找到了五花肉做手撕包菜的技巧;尝试了土鸡块炖土豆——味道着实不错。…

先驱者

“作为人类的我们,借着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成就便沾沾自喜的时候,有谁曾在深夜仰望星空?有谁曾面对着浩瀚的星辰扪心自问:为什么人类向着太空的扩张变得进展缓慢,止步不前?为什么我们再也无法延续大航海时代的先辈们所开启的壮丽航程?”…

述职

萧剑林到达集团总部的时候是下午一点半,他将车子降落到A栋顶部的专享停车区,打算直接前往办公室面见他的上司——星际探索事业部的总裁瑞克。
入口守着两名安保人员,远远地看他走近就迅速立正致敬,他还以微笑,道了声“新年快乐”,把随身的包打开给他们扫了一眼,迅速钻进了电梯。…

X世代

萧剑林缓缓地睁开双眼,就着昏暗的灯光,逐渐辨识出镜子里那张不可言述的挂满倦意的脸,自己这是有多少个夜晚不曾从容自若的合上过双眼了?他倚着洗手台,暗叹一声,然后掬了一捧凉水,轻轻地泼到自己的脸颊上。
每一次都是被同样的噩梦中惊醒,他的记忆、他的思绪,似乎永远给禁锢在了“新鹦鹉螺”号上的那个午夜,满脑子都是混乱不堪的情景:宛如被下了咒一样的先驱者们,他们的言语忽然开始出现反常,异样的情绪瘟疫般四处蔓延,而作为集团派驻的执行总监,他居然无动于衷,拒绝相信所谓阴谋的存在,这是多大的失职!然后终于在那个午夜,“新鹦鹉螺”号上发生了他最不愿意看到也最无法接受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