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五年,四月,春色满园

少见的忙碌,甚至连周末都搭了进去,简直不敢相信。亏得在S社历练出来不少,尚能坦然面对,但同时也再次对一向秉着的理念产生了怀疑,开始觉得继续作战在一线恐非长久之计。当年在S社的同袍们基本上都带“总”了,不是说多在乎那个头衔,关键是能有些话语权,发挥空间也大。
疲惫的时候喜欢去前院的小园溜达溜达,正值春暖花开,很有些助人放松的效力。
去年的春天我是没少在这园子上花功夫——翻土、种草、修桥,当时觉得苦不堪言,一年以后看来倒也值。
K和凯文都喜欢这园子,他们每天要去看有没有新熟的蓝莓,刚学会走路的凯文也开始晃晃悠悠地过那座小桥,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