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八年,七月,走马观花

赶在独立日请了个大假,一家人驱车去圣地亚哥周边玩了好几天,先后逛了洛杉矶的盖蒂中心,去加州科学中心看了航天飞机,上了停在圣地亚哥港口的中途岛号航母,玩了海洋世界和乐高乐园,还去野生动物园看了看动物。行程很赶,时间都花在了路上,所以基本上都是走马观花。小朋友们也都累得够呛,还不如平日里在周边远足更有精神。
这是来美国之后开车最远的一次,全程往返接近1000英里。一路所见虽说是走马观花,却也颇有些感触。无论是去时走的州际5号高速还是回来时候的101,都深入到加州的中央谷地,那里不管是草木枯黄的莽原,还是一眼碧绿的果园,都大得无边无际,让我真切领会到一种难以言语的旷阔和寂寥。原来,加州的地标绝不仅仅是海滩和红木林。
这些地方里,盖蒂中心比较有意思。这是一个私人的博物馆,建在山上,由过世大富翁盖蒂留下的基金运作,向公众免费开放。但无论是整个庄园的设计,还是内中的藏品,绝不逊于一些有名的公立博物馆。给我的领悟是,真正有钱的人原来是不再想着把钱花光或留给子女的那些,然后,这些财富才能产生巨大的社会影响,从而成为货真价实的财富。

在圣地亚哥时候读到倪匡老爷子仙逝的消息。没有感到多吃惊,也不似早些年听闻杨德昌和今敏离世,会觉得有些感伤。前几年看倪匡参加的几个视频访谈时,就预感到他去日不多了,然而在访谈里,老爷子看着很开心,接连送走好几位老友之后,也并未显出对死亡的过分畏惧,兴许真得活透彻了吧。
他的书我是上大学时候开始读的,主要是《卫斯理系列》。记得学校后街有好几家书屋,每个周末我都会和舍友借上好几本,相互交换着读,打发掉不少乏味的青春时光。他写得书堪称良莠不齐,但不幸踩了雷,也没人抱怨,大家还能借此戏谑一番。好的书也真写得好,许多故事的背后都藏着些真诚的思考。那个年代虽然言论也不自由,但人们的思想还是比较开放的,于是即便倪老爷子出了名的反共,也并没有人因为这个而不读他的书,至于里面的那些梗,更是一个个被大家玩味地耳熟能详。
后来,每逢长途旅行的时候——包括最近一次去夏威夷——我还是会在车上、在飞机上重新回味那些个故事,不管多惊悚、离奇、恐怖,都是邪不胜正的基调,读完了心还是暖的。不象某些小说,“毁灭你与你何干?”,冷血到极致。
卫斯理可以不老,倪匡不会,人生在世终归是一场走马观花。

自圣地亚哥回来后,开始有规律的户外活动,基本上每个周末都会带着哥哥骑行,带着弟弟画画。后来弟弟还做了一个风筝,傍晚的时候大家一起去放。

还有一个周末,全家一起去斯坦福大学逛了一圈。在湾区住了这么些年,也去过几次斯坦福,却从没有在里面逛过。校园很大,但中心地带就那么一片,依旧是走马观花,到胡佛塔那儿就折返了。塔建得是有些特色,和影视剧里面末世废土建筑风格相似,让我想起刚刚看完的一部美剧《荒原》。

最近没有读书,就追了这么一部剧,三季。本来还有第四季的,给砍了,因为反响很一般。但我觉得还行,有吴彦祖主演,打戏精彩,服装华丽,废土气息浓郁,用于弥补松散的剧情和主角们混乱的动机应该足够。

空闲的时候还在修订那部小说,同样的废土气息,总还是希望有一天它可以见到天日。

风筝

李凯文在幼儿园里做了一个风筝带回家,等到傍晚叫上哥哥一同去公园里放,竟然飞了起来,在空中晃晃悠悠,可终归还像一回事。

其实,我从小就很喜欢放风筝。初中同学手里有一只不错的沙燕,北京买的,飞得老高。可毕竟是别人家的,三五个孩子争来抢去,很难过瘾。…

加利福尼亚八年,六月,果熟

瓜果成熟之时,最大的好处就是几乎每天都可以摘些来吃,樱桃、枇杷、蓝莓、西梅。
而这时光又显得太短,到月底,就已经剩不下什么了。

这个月赶上公司一季度一次的长周末,有四天假期,筹划后全家去太浩湖玩了一圈。
我到加州已经七年了,竟然没有去过太浩湖,也是罕见。说起原因,主要还是不喜欢开车,然后以为去太浩湖只为了滑雪,而我对滑雪又没有一丝兴趣。去过之后才发现,那儿和夏威夷一样,确实是个度假休闲的好地方,每年去上一两次都值。…

加利福尼亚八年,五月,花开

湾区无四季,初夏时节,仍旧忽冷忽热,冷的时候和新年那阵子没太大区别,大风一吹,人走在外边会瑟瑟发抖;但热起来又宛如盛夏,日头下晒一会儿整个人就要干了似的。就在这期间,园子里的花都开了,锦团拥簇,显得喜气洋洋,和父亲视频的时候让他看,他也大喜。…

加利福尼亚八年,四月,出了一个远门

趁着小孩子们放春假,全家一起出了一个远门。其实也说不上多远,夏威夷,飞机大概飞五个多小时而已。我们住在了卡哇伊岛上,一连玩了好几天。这是小朋友们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到加州以外的地方,以至于凯文直到出发对夏威夷究竟多远也没弄个清楚明白,还在问是不是晚上很晚才能回家,以及为什么不把自家的车子带上等等。…

加利福尼亚八年,三月,战争,通胀,生日礼物及其他

在乌克兰,爆发了一场廿一世纪以来规模最大的战争,至今还没有结束。
关于战事的消息铺天盖地,有那么一阵子几乎占据了NBC晚间新闻的整段时间,连Lester Holt都亲赴基辅现场报道了。然而,同样一场战争,从西媒、党媒、简中自媒读到的信息却截然不同,很难不让人联想到“…

加利福尼亚八年,二月,白驹过隙

二月向来短暂,现在越发地不经过,稍不留神就到了月底。
然而脑子却如被浆糊填满了一样,并没有存下多少关于短暂过去的清晰记忆,只剩些许零碎的片断,提醒自己这短暂的过去确然存在过。

旧历新年。
在美国它并非正式的节日,如果不是经常跟通个家人视频,也许就不经意间那么给忽略掉了。往年会早早地安排孩子们给爷爷奶奶拜年,今年没有,等拉他们来和爷爷说“过年好”的时候,早就是初三,甚至初四。现在父亲和弟弟在南京生活,我便不会再像从前那般挂念。…

加利福尼亚八年,一月,天寒春却好

我从来没有像最近这般一点也不愿意呆在家里,每一个周末都想着到哪里去走一走,不要很远也可以。这大概是因为我发现宅有时也会诱发焦虑,再有,湾区也就这么几个月的时间能让人看到无边的绿意,不抓紧的话便又是放眼望去苍黄一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