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五年,六月,随遇而安

气温稍微回升的时候,一家人去半月湾看海,可惜,来自太平洋的风凌冽如旧,沙滩上哆嗦了十几分钟扫兴而归,而实际上景色是蛮壮观的,波涛汹涌,天水一色,带个帐篷扎上半天倒也不错。

IMG_20190608_111803
我本来是有那么一点海洋情节的,看海是打小就憧憬着的一个梦想,然而第一次实现都是后来去韩国看到的仁川的海,那海呈暗灰色而非想象中的蓝,我仍兴奋不已。如今,我住在离太平洋不到三十英里的地方,原以为有事没事会常到海边走走,却总是在小区附近转,看天边一朵云,斜阳残照下亮丽不凡, 也挺好。

人说这叫随遇而安。

听起来和岁月静好差不多,实际上大不同。前者往往意味着一种稳定态,你接受了,觉得好;后者却暗示着种种人力所不及的变动,接受了,便也觉得好。

很难说自己算那种随意而安的人。
那天误了火车,就得打车,就会迟到,事儿不大,烦;还有一天车子坏了,就得去修,得租车,事儿也不大,也烦。事情发生了,总想着如果没有发生多好,实际上又都不是大不了的事。
然后这秉性给遗传到K身上。
我们玩海盗寻宝游戏,每次不小心掉到水里,或者被凯文扮的鲨鱼给咬了,都得大哭,非要重来。

除了半月湾,去的稍微远一点的地方也就是圣何塞了,那边有个Happy Hollow乐园和发现博物馆。
所谓乐园其实很小,比国内的游乐园差不少,这次是估计最后一次来,项目也都玩腻了,就跑去看小动物,居然发现一只食蚁兽,长相古怪,不禁哑然失笑。
发现博物馆在圣何塞市中心,是以前K常去玩的地方,凯文却从来没有来过。一晃又是两年,这种故地重来的模式极易触发人的怀旧感。
我乐在其中,如偶饮佳酿。

 

加利福尼亚五年,五月,风疾雨骤

老板走了,离开前叫了组里的几个人出去吃饭,新来的韩国同事推荐了一家韩餐馆,我惊奇地发现竟然有猪肉泡菜锅(김치찌개)卖,尝过后发现味道还蛮正,大赞。然后话题几乎一直停留在饮食上,老板讲他之前有个日本同事,喜欢天下饮食,每天中午带着他天南地北各式菜地海吃,我暗自猜想这大概是他摈弃素食的理由。…

加利福尼亚五年,四月,春色满园

少见的忙碌,甚至连周末都搭了进去,简直不敢相信。亏得在S社历练出来不少,尚能坦然面对,但同时也再次对一向秉着的理念产生了怀疑,开始觉得继续作战在一线恐非长久之计。当年在S社的同袍们基本上都带“总”了,不是说多在乎那个头衔,关键是能有些话语权,发挥空间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