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心巧克力

“这是含酒精的哦!”,收银员提醒我。
“了解,其实是给我吃的,不是给他。” 我小声说。
收银员笑了笑,转过头去喊K:“小家伙,给你几个贴画,要不要?”
“要!” K凑过来伸手去拿,连个谢谢都没有说。

那是一板酒心巧克力。

其实当时我是在找西兰花,忽然之间,一缕似曾相识的清香钻到了鼻子里,好熟悉的香气,我的味觉记忆立马往前回溯了十几年,哎?白兰地!话说上次那瓶人头马给一帮愣头小子在“老诚一锅”糟蹋掉之后我就再没沾过那玩儿,这想来也有五六年了,现在闻到了竟然还有点儿心痒。
顺着气味仔细寻觅,结果找到了一堆酒心巧克力,我想都没想就拿了一板。

“爸爸,妈妈说吃巧克力是会睡不着觉的啊?”
“妈妈不懂,这个是酒心巧克力!不一样的,——当然,你还是不能吃的,里面有酒哦!”
K一脸失望。
“好吧,回去给你吃个皮。” 我安慰他。

近来常梦到枪。

一个梦是说在房子前面挖陷阱和战壕,准备即将来临的混战,然后D带着几个高中同学来了,夸我的陷阱设计得好,把他们的卡车给弄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