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八年,六月,果熟

瓜果成熟之时,最大的好处就是几乎每天都可以摘些来吃,樱桃、枇杷、蓝莓、西梅。
而这时光又显得太短,到月底,就已经剩不下什么了。

这个月赶上公司一季度一次的长周末,有四天假期,筹划后全家去太浩湖玩了一圈。
我到加州已经七年了,竟然没有去过太浩湖,也是罕见。说起原因,主要还是不喜欢开车,然后以为去太浩湖只为了滑雪,而我对滑雪又没有一丝兴趣。去过之后才发现,那儿和夏威夷一样,确实是个度假休闲的好地方,每年去上一两次都值。
因为是第一次来,行程很赶,绕湖一圈,恨不得一日内把值得去的景点都逛完,于是难免走马观花。如果下次来的话,我宁愿花一整天呆在内华达沙滩或糖果松公园,带上吃的,搭个帐篷,画画画,划划船。

最让人惊喜的是看到了雪山,我觉得兴奋,小朋友们也觉得兴奋,可惜没有机会爬。听说是有小路上去的,就是费时费力。

此行往返都走的州际公路80号,就是很跨北美大陆的那条,有一段弯道蛮多的,可几乎所有的车都开到80迈,我努力紧跟,搞得满手是汗。

从湾区到太浩湖途中经过加州首府萨拉门托,那里有一个著名的铁道博物馆,以前倒是一直有计划去,这次顺路,正好转了一圈。难得看到这么多货真价实的蒸汽火车,兄弟俩都很开心。

加州铁道博物馆

断断续续看完了德剧《暗黑》全三季。其实真得比《怪奇物语》拍得好得多,后者怎么说终归是好莱坞的套路,但前者充满了日耳曼式的深沉和思辨,烧脑但是让人沉浸其中。
另外还看了部港剧《金霄大厦》。很难相信,内地剧都看不下去的人竟然看得进港剧,而且还看得很有感觉,从前熟悉的那种。如果用美食来比喻,美剧就像那种各色菜肴,有的好吃,有的难吃;港剧如同家乡菜,谈不上好吃难吃,但总是有熟悉的味道;至于现在的内地剧,只能算是摆在橱窗里的漂亮塑料样品了。

书是真没怎么读——因为难以集中精力。
钱穆的《秦汉史》翻了几页,商鞅也好,吕不韦也好,如今,我竟一点儿也不关注他们的功过是非,全只痛惜其不得善终,何苦!

看得最多的还是每日的新闻,通胀、加息、衰退、裁员、恐枪、堕胎权。几乎没什么好消息,也真是邪门了,早些年也是这样子的吗?

加利福尼亚八年,五月,花开

湾区无四季,初夏时节,仍旧忽冷忽热,冷的时候和新年那阵子没太大区别,大风一吹,人走在外边会瑟瑟发抖;但热起来又宛如盛夏,日头下晒一会儿整个人就要干了似的。就在这期间,园子里的花都开了,锦团拥簇,显得喜气洋洋,和父亲视频的时候让他看,他也大喜。…

加利福尼亚八年,四月,出了一个远门

趁着小孩子们放春假,全家一起出了一个远门。其实也说不上多远,夏威夷,飞机大概飞五个多小时而已。我们住在了卡哇伊岛上,一连玩了好几天。这是小朋友们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到加州以外的地方,以至于凯文直到出发对夏威夷究竟多远也没弄个清楚明白,还在问是不是晚上很晚才能回家,以及为什么不把自家的车子带上等等。…

加利福尼亚八年,三月,战争,通胀,生日礼物及其他

在乌克兰,爆发了一场廿一世纪以来规模最大的战争,至今还没有结束。
关于战事的消息铺天盖地,有那么一阵子几乎占据了NBC晚间新闻的整段时间,连Lester Holt都亲赴基辅现场报道了。然而,同样一场战争,从西媒、党媒、简中自媒读到的信息却截然不同,很难不让人联想到“…

加利福尼亚八年,二月,白驹过隙

二月向来短暂,现在越发地不经过,稍不留神就到了月底。
然而脑子却如被浆糊填满了一样,并没有存下多少关于短暂过去的清晰记忆,只剩些许零碎的片断,提醒自己这短暂的过去确然存在过。

旧历新年。
在美国它并非正式的节日,如果不是经常跟通个家人视频,也许就不经意间那么给忽略掉了。往年会早早地安排孩子们给爷爷奶奶拜年,今年没有,等拉他们来和爷爷说“过年好”的时候,早就是初三,甚至初四。现在父亲和弟弟在南京生活,我便不会再像从前那般挂念。…

加利福尼亚八年,一月,天寒春却好

我从来没有像最近这般一点也不愿意呆在家里,每一个周末都想着到哪里去走一走,不要很远也可以。这大概是因为我发现宅有时也会诱发焦虑,再有,湾区也就这么几个月的时间能让人看到无边的绿意,不抓紧的话便又是放眼望去苍黄一片了。…

加利福尼亚七年,十二月,苦中作乐

月中的时候开始下雨,间歇中一直下到新年,其间天气潮湿阴冷,叫人窝在家里毫无精神,又不便外出。
原本还酝酿着的出行计划全部取消了,唯能趁雨歇之际带着小朋友们在附近走走:小狼山,小岛,Niles……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老地方。常常是好不容易雨停歇下来,才出门就又下起来,难以尽兴。…

加利福尼亚七年,十一月,人生忽已暮

做了个胃息肉的小手术,是八月份就因为胃酸反流做内镜给查出来的。
这事情让我陷入了恐慌。因为从前我几乎没有生过什么病,十好几年来还是头一次去医院。长期以来,我早就产生了一种幻觉,自然而然地以为会长命百岁,这念头根深蒂固,径直植入到了潜意识里,所以,那天听到医生说胃里发现息肉并做了病理活检后有些懵。回家查了好多资料,很怕。等病理结果的那一周更是惶恐不安。即便后来出了结果,说是良性增生,积聚在心中的惶恐也再难被驱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