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八年,四月,出了一个远门

趁着小孩子们放春假,全家一起出了一个远门。其实也说不上多远,夏威夷,飞机大概飞五个多小时而已。我们住在了卡哇伊岛上,一连玩了好几天。这是小朋友们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到加州以外的地方,以至于凯文直到出发对夏威夷究竟多远也没弄个清楚明白,还在问是不是晚上很晚才能回家,以及为什么不把自家的车子带上等等。
这一大部分是我的错,在他小的时候总是不愿意出门,嫌麻烦,然后就来了两年的疫情,把所有出行的念头一并打消掉了。
Kai倒是有点儿经历,四个月大的时候曾从北京飞到了旧金山,他颇以此为荣,但拿出去炫耀的时候也不敢那么理直气壮,毕竟连飞机是什么样子都记不得了。总之,除了能在地球仪上准确地找到旧金山和夏威夷之外,他和弟弟对出远门的概念并无大异。
其实,连好几年没有出过远门的我对旅行的印象也是十分模糊的了。所以,落地之后潮热粘稠的空气忽然将人裹挟的时候,我觉得很惊异,才记起来这是一种久违的真正的夏天的感觉。

那几天里,我们没有像去那里度假的美国人一样,从早到晚里裹着条浴巾躺在沙滩上晒太阳,而是开着个小车在岛上转了个遍。这儿每一条公路都跟CA一号似的,满目美景,且比一号沿途更加多样,连我这样的恐惧开车的人,开上个把小时一点儿都不觉的累。
遗憾的是,除了海滩之外,岛上大部分壮丽景观只供远眺,并无办法接近。因此,乘船和坐小飞机成了不可错过的精彩体验:前者由海面绕到小岛北方,可让游客近距离一睹耸立于海边的奇异峭壁和藏着的洞穴;后者从低空俯瞰小岛,先前远处看到的峡谷、瀑布、河流的全貌尽收眼底。

卡哇伊岛俯瞰

除此之外,生活还是一如既往地枯燥乏味。
疫情被“宣告结束”,但我依旧坚持在家办公,这让日子过得很快,一周如一日。月初去过一回办公室,因为太长时间没见面,第一眼就把同事给认错了。
物价依旧飞涨,CPI数据飙到了8.5%,股市也终于顶不住了,一年来的收益基本归零,白白给上一年补了那么多的税。
国内的状况好像也不妙,父亲一直盘算着回一趟家乡,可是多趟火车均被停运,再加上去哪里都要多次核酸、各种路条,我也不放心他老人家上路。

暇间就只刷手机。因为简中媒体现在都兴带IP,不敢发言,就只看。
上面有好些人讲述各色的魔幻经历,虽然将信将疑,可就是太过魔幻,跟小时候看的《大千世界》一般,让人上瘾,白白浪费了不少时间。
其中有个视频,拍的是暴雨中一个裸身的男人面朝下趴在马路上,这头房间里好几个穿着防护服的人端着手机拍,听说是洗澡的时候浴室给大风刮跑了啥的。我当时在吃饭,给笑喷了,后来又自责不已,好些评论都在批取笑那个人的人们,我也知道不应该笑,可就是忍不住。

好消息是初夏时候竟然有下了几场雨,且刚好赶上我们出行,因而园子里的花花草草省却大家担忧,不仅没旱着,经这么一浇灌,太阳出来就开爆了。
连小岛果园里的桑葚结得似乎都比往年多不少,那天摘了一大捧回来时正逢落日,夕阳下路边的野花格外动人。

采桑葚归来时逢落日

加利福尼亚八年,三月,战争,通胀,生日礼物及其他

在乌克兰,爆发了一场廿一世纪以来规模最大的战争,至今还没有结束。
关于战事的消息铺天盖地,有那么一阵子几乎占据了NBC晚间新闻的整段时间,连Lester Holt都亲赴基辅现场报道了。然而,同样一场战争,从西媒、党媒、简中自媒读到的信息却截然不同,很难不让人联想到“…

加利福尼亚八年,二月,白驹过隙

二月向来短暂,现在越发地不经过,稍不留神就到了月底。
然而脑子却如被浆糊填满了一样,并没有存下多少关于短暂过去的清晰记忆,只剩些许零碎的片断,提醒自己这短暂的过去确然存在过。

旧历新年。
在美国它并非正式的节日,如果不是经常跟通个家人视频,也许就不经意间那么给忽略掉了。往年会早早地安排孩子们给爷爷奶奶拜年,今年没有,等拉他们来和爷爷说“过年好”的时候,早就是初三,甚至初四。现在父亲和弟弟在南京生活,我便不会再像从前那般挂念。…

加利福尼亚八年,一月,天寒春却好

我从来没有像最近这般一点也不愿意呆在家里,每一个周末都想着到哪里去走一走,不要很远也可以。这大概是因为我发现宅有时也会诱发焦虑,再有,湾区也就这么几个月的时间能让人看到无边的绿意,不抓紧的话便又是放眼望去苍黄一片了。…

加利福尼亚七年,十二月,苦中作乐

月中的时候开始下雨,间歇中一直下到新年,其间天气潮湿阴冷,叫人窝在家里毫无精神,又不便外出。
原本还酝酿着的出行计划全部取消了,唯能趁雨歇之际带着小朋友们在附近走走:小狼山,小岛,Niles……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老地方。常常是好不容易雨停歇下来,才出门就又下起来,难以尽兴。…

加利福尼亚七年,十一月,人生忽已暮

做了个胃息肉的小手术,是八月份就因为胃酸反流做内镜给查出来的。
这事情让我陷入了恐慌。因为从前我几乎没有生过什么病,十好几年来还是头一次去医院。长期以来,我早就产生了一种幻觉,自然而然地以为会长命百岁,这念头根深蒂固,径直植入到了潜意识里,所以,那天听到医生说胃里发现息肉并做了病理活检后有些懵。回家查了好多资料,很怕。等病理结果的那一周更是惶恐不安。即便后来出了结果,说是良性增生,积聚在心中的惶恐也再难被驱散。…

加利福尼亚七年,十月,秋日琐记

郁郁寡欢许久,终于在这个向来最喜爱的季节又找回来了几丝快乐,虽然只有几丝,且都是瞬间即逝,也觉得足以慰藉了。
有人说人生本来就是苦中作乐,或许是的。唯有接受了苦的现实,方能体会何为欢乐。

先前宁愿一个人去散步,最近也喜欢带上Kevin,聚在心里的烦恼在和小朋友们聊天的时候暂时便会消散。然后今年雨季来的早,我俩一起观赏到了雨后黄昏时分极其难得的盛景。他看到别人家门口都摆了南瓜,说想要,于是周末带着兄弟两人去农场一人捡回来一个。鬼也挂了,虽然是自己用纸剪了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