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冬面

还记得第一次吃乌冬面是在韩国。当时人生地不熟,语言也不通,在餐馆瞎蒙着点。上来一看惊呆了,这面比拉条子还粗,味道也不习惯,比较失望。后来,渐渐地竟也喜欢吃了。来美国后,到各种韩餐馆、日餐馆找寻正宗的海鲜乌冬面。可吃来吃去,都比不上这碗。自己做的。做饭越多,嘴越挑,就发现天下的餐馆,尚过得去的真是寥寥无几。…

北京二年,十一月,心忧者何求

离职前回了一趟故乡,发现父亲一心向佛,不但坚持吃素,还在家设了佛堂,早晚分别诵经一次。然而我明白那不是看破红尘,仅仅是一心向善,与其说向佛,不如说找个处所安放自己向善的心,现世肯定是不行的,善人的命运总不会好到哪里,况且难逃世俗的嘲讽。…

韩半岛

2013年秋天,在水原吃了一份泡菜锅,合人民币35元;吃了一份半的烤五花,合人民币75元。

韩半岛天空晴朗,秋色迷人,黄昏时各色各状的云彩在天边徘徊,久久不肯散去,一如数年之前。晚上一幢幢公寓灯火通明,惊觉没什么空置的大住宅社区原来如此壮观。…

南京五年,十月,天高云淡

在韩半岛再次渡过了一个北方的秋天,天高云淡,干净、清澈。

常常遇到这样的情形:忧惧某件事情的发生,而当其真正发生之时,却发现并非想象中那么可怕。
便如此次赴韩,虽然工作一如既往地辛苦,但情绪平静地出奇,甚至从中体验到了一丝轻微的喜悦。或者是得益于北方的天气:我始终喜欢辽阔的天空、喜欢移动着的变换莫测的云、喜欢橙色的黄昏、喜欢在阳光下缓缓滑落的树叶。…

又见雪纷飞

周日出人意料地下了一场大雪。

头天晚上睡梦中就觉到冷,起床后心绪不佳。已经约好和UTL的周勇去首尔,但似乎并没有太多兴致,拖拖拉拉不肯动身。瞟了眼窗外,天色昏暗,心想没准会下雪。
哪料到雪早就下了,被室友一声大喊叫了出去,才发现室外已经是白皑皑地一片。…

忠州湖

在忠州湖的码头碰到一对兄弟,带着孩子们出来消闲。弟弟是个摄影爱好者,扛着一台硕大的佳能,一下子令老杨那台入门级的尼康显得不够档次。是哥哥率先向我们打招呼,当得知我们来自中国之后还特地把他害羞的小儿子拉上前来,鼓励他讲“你好!”。…

首尔塔

到首尔塔是晚上八点左右,登塔之前先在平台上眺望了一会儿。塔建在南山上,即使是平台,也应该算首尔最高的地方,因此视野很好。
韩国是一个清新的国家,并没有因经济飞速增长而造成自然环境的彻底崩溃,只要是晴天,就一定能看到蓝天,而且有着千变万化的云景,有些即使在远离城市的故乡也不曾见过。比如此刻天边那轮宛若落日的金色圆月,将空中的几丝细云全染成了红色,若不是因为笼在地面缀以星星点点灯光的夜色,几乎以为还是黄昏。…

生活的乐趣

起床,出门。

就要到午饭的时刻,韩语班上听说附近有一家不错的排骨店,价格便宜,味道好,为何不去尝一尝。

正午的阳光异常炽热,空气却是清凉的,带着鲜明的秋天的感觉。步入树荫,太阳留在皮肤上的余温即可消散,多清澈!天空依然是蓝色的,飘着白云,却高了好多,令人觉到一阵旷然!宿舍门口那棵山楂树的叶子落了个差不多,看到满挂着的红澄澄的果实,好想摘一些下来。一到周末,园区空无一人,独自慢悠悠地走在空旷的道路上,又可以注意到空气中弥漫着的青草的味道,花的清香,也可以听到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工地传来的丁丁当当声。终于又能够感觉到一丝真实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总像生活在梦境之中,所有的客观事物近在眼前,却又似乎与自己有着遥远的不可逾越的距离。这种感觉让唯物主义的我越来越向唯心靠拢,以为那不可逾越的正是生命与非生命的距离,“T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