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梦XIII – 黄河

老王让我到这个地方来看看,他说这是黄河掉头的地方,地理位置极其重要,景致也非常好。 当时我隐约记着弟弟不久也将搬到那个地方去,便一口应允下来,然后就来了。令我完全没想到的是老王也刚到不久,竟然还没有安顿下来,还让我陪着一起去看房子。
“我操,太恶心了,多少年没有人打理,满墙的蘑菇!”
老王一边埋怨一边逃似的从那个昏黑的房间里跳了出来,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哪里敢相信他会把房子租到这个像九龙城寨一样的地方啊!他有一儿一女,有大的让人难以相信的实木书桌,有比普通人高一点的品味,我要是他根本就不会踏入这幢破楼。

可我终究还是进来了,倚墙站在这昏暗曲折的走廊里,满腹狐疑。对面就是楼里的公共厕所,里面忽然传出一阵巨响,我弯腰一督,看到隔板那边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吓得一跃而起,差一点撞上满脸怨气的老王。

...

异梦 VI

上面对N国皇帝陛下的来访非常重视,至于下级官员们蠢笨的实际表现,那只是他们多年来循轨蹈矩的工作所积累的愚讷所造成的,并不能真实地反映上面的意愿。如是的处境正是K现在面对着的:上司费尽心思,决定在集会仪式开始之前为皇帝陛下准备一杯现榨的橙汁——他认为这可以缓和年迈的陛下当众演讲之前的紧张情绪——而这个环节由K来负责。K却打心眼里认为这很滑稽,恰巧彩排的那天喉咙异常干燥,他竟然一口气将橙汁喝掉了一半。这使情况变得相当糟糕,自然,剩下的半杯橙汁也还可以呈上的,大家都相信皇帝陛下只是想润润嗓子而已,然而,将被一个小人物——K是绝对的小人物——碰过的杯子呈给陛下是大不敬的。K思虑再三,还是把事情禀报给了愚讷的上司,上司摸了摸脑袋,竟然决定用一杯合成果汁来代替。K终于忍无可忍,断然拒绝了上司的意思,他认为这才是对皇帝陛下的最大不敬,而这不敬大到足以影响国家的体面。于是,呈送橙汁的仪式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集会开始之前的十几分钟,K带着一点点沮丧进入会场。座位几乎都被占满了,K好不容易在几个一看就是来自N国的妹子们的中间找到一个空位,略作犹豫后坐了下来。N国的妹子们可以讲一点点英文,她们主动给K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K也客套地表达了一些欢迎之意,然后大家都默不做声了。不久,会场里有些喧哗,似乎是皇帝陛下驾到,K便张着脖子向主席台眺望,只看到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着黑西装,表情严肃,K以为他便是皇帝,忽然,会场躁动起来,K这才发现黑西装男人的旁边还有一位龙钟的老者,蜷缩在轮椅中,他才是真正的皇帝陛下。陛下颤颤抖抖地抬起身子,似乎要讲些什么,此时K才看清楚了他的脸,该怎么形容呢?K不认为那是一种丑陋或者恐怖,但总算是与众不同吧,陛下的脸上长满了大小不一的瘤状物,如同马蜂窝一般。但K是明白的,四五百岁的人最终都会成为那个样子,只是普通人没有活到过四五百岁罢了,于是心中涌出了一种由衷的敬意。

...

适君入梦来

无梦久矣!

梦虽荒唐,实则日间真实之所思,乃至本人未知未觉。
然梦中之君,却非真实之君,唯我思之君耳!或曰君之形象,皆我造之形象,则梦中之君非君耳!如是,梦中之情形趣极:以真实之我待我造之君,其中之言行、举止、情节、结局,或促人欣喜、或催人悲伤,真实乎?虚妄乎?

...

故园无此声

大概是多年漂泊的缘故,总爱做些旅行的梦,其中有些是好的,有些却不好。
好的譬如乘坐豪华邮轮驶入红海,突如其来的太阳雨令甲板上的旅客们惊慌失措,四下奔逃之际不忘回头望一眼,却看到挂在当空的那道彩虹。
昨夜的梦却不能算太好。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错掉了某路公车,搭上了并不熟悉的另一路,结果在一个叫做餠店的地方迷失了方向,不巧又遇上扒手,丢掉口袋中的东西和一些钱,惊慌失措中发现手机还在,大慰。问一位车上的大妈,她哼出一个模棱两可的词:“Byeongjeom……”
餠店,是餠店……我突然有些失魂落魄。

我不知道那些不曾离家的人是否还有故园的概念,我和它的距离却是越发地遥远。
家乡是故园么?
那破落的小城,冬日里令人无法喘息的烟雾,野鬼一样徘徊在傍晚大街上的不务正业的人们,贫瘠的土地,被开肠破肚的山头……
家乡不是故园,故园只是埋藏在心中的一个梦,来自遥远的童年,永远都回不去的地方。它只是能让漂泊中的旅人从某些温馨的回忆中获取些许慰藉,在寒冷的冬天温暖他们的心,让他们重拾前行的力量。

...

异梦 V

L认为自己的记忆有些缺损,但关于裂缝存在的事实,他还是十分肯定的。
流沙涌入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中反复出现,他之所以怀疑自己的记忆正是因为他实在无法想像如何得以从汹涌的流沙中逃脱。似乎与他一同陷入裂缝的还有一些异种的生物,比如说一个活俑,也许是它拯救了他。

当局显然早已觉察到了裂缝的存在,公路上往来频繁的军车载满了荷枪实弹的士兵,他们追逐、杀戮每一个知情者。

...

异梦 IV

即使在山顶也看不到什么好的景致,天空阴沉,没有一丝阳光。
“那是什么?” T忽然失声叫了起来。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跟着吃了一惊:远处仿佛是一条汹涌的大河——好奇怪,怎么现在才发现,然而很快即觉得不对头:那泛着白光的水面显然非同常见的河流,它正在缓慢地扩散!几分钟的功夫,竟然已经淹没了远方好几个山头。

“快跑!” 我大叫了一声,拔腿朝村公所的方向奔去,T紧跟在我的身后,这时似乎已经听到了轰隆的水声,令人不寒而栗。

...

异梦 III

C悲痛欲绝。

B-2坠机已然是不争的事实,刊在各色报刊头条的大幅照片令C不住地抽搐,但他仍然拒绝接受,他固执地认为阿P还会出现在不久的将来,L还会在某天给他一个出人意料的拜访——L,分别数年的L,不久之前还在机舱中像个孩子一样跟他讨要橘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