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五年,八月,一梦如是

多梦。
偶尔得以和一些年轻时候结识的友人重逢,相视一笑,说说话,醒后好长时间都会很开心。大部分时候却是梦到困在了哪个地方,蛰伏着,期待着,当下的生活反而成了梦幻泡影,可望而不可及。

车站边几棵不知名的树忽然间开满了紫色的花,像极了膨胀了百倍的棉花糖,然后迅速凋谢,然后尽数散落,远远看去就像颜料泼洒在地上。…

异梦 VI

上面对N国皇帝陛下的来访非常重视,至于下级官员们蠢笨的实际表现,那只是他们多年来循轨蹈矩的工作所积累的愚讷所造成的,并不能真实地反映上面的意愿。如是的处境正是K现在面对着的:上司费尽心思,决定在集会仪式开始之前为皇帝陛下准备一杯现榨的橙汁——他认为这可以缓和年迈的陛下当众演讲之前的紧张情绪——而这个环节由K来负责。K却打心眼里认为这很滑稽,恰巧彩排的那天喉咙异常干燥,他竟然一口气将橙汁喝掉了一半。这使情况变得相当糟糕,自然,剩下的半杯橙汁也还可以呈上的,大家都相信皇帝陛下只是想润润嗓子而已,然而,将被一个小人物——K是绝对的小人物——碰过的杯子呈给陛下是大不敬的。K思虑再三,还是把事情禀报给了愚讷的上司,上司摸了摸脑袋,竟然决定用一杯合成果汁来代替。K终于忍无可忍,断然拒绝了上司的意思,他认为这才是对皇帝陛下的最大不敬,而这不敬大到足以影响国家的体面。于是,呈送橙汁的仪式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适君入梦来

无梦久矣!

梦虽荒唐,实则日间真实之所思,乃至本人未知未觉。
然梦中之君,却非真实之君,唯我思之君耳!或曰君之形象,皆我造之形象,则梦中之君非君耳!如是,梦中之情形趣极:以真实之我待我造之君,其中之言行、举止、情节、结局,或促人欣喜、或催人悲伤,真实乎?虚妄乎?…

故园无此声

大概是多年漂泊的缘故,总爱做些旅行的梦,其中有些是好的,有些却不好。
好的譬如乘坐豪华邮轮驶入红海,突如其来的太阳雨令甲板上的旅客们惊慌失措,四下奔逃之际不忘回头望一眼,却看到挂在当空的那道彩虹。
昨夜的梦却不能算太好。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错掉了某路公车,搭上了并不熟悉的另一路,结果在一个叫做餠店的地方迷失了方向,不巧又遇上扒手,丢掉口袋中的东西和一些钱,惊慌失措中发现手机还在,大慰。问一位车上的大妈,她哼出一个模棱两可的词:“Byeongjeom……”…

异梦 V

L认为自己的记忆有些缺损,但关于裂缝存在的事实,他还是十分肯定的。
流沙涌入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中反复出现,他之所以怀疑自己的记忆正是因为他实在无法想像如何得以从汹涌的流沙中逃脱。似乎与他一同陷入裂缝的还有一些异种的生物,比如说一个活俑,也许是它拯救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