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更鸟和黄树莓

连续好几天,有一对鸟儿,在我家的遮阴棚下飞来飞去。
“这是盯上咱这块地方,要搭窝了吧?”我说。
“可烦了,到时候一地的鸟屎!”孩子他妈不乐意了。
好一阵子我才接过话去:“那不成挂只鹰吧。”
两只鸟中有一只胸脯绯红,其实还挺招人喜欢的,所以挂鹰的事我也没想着去办。后来在网上一查,感觉它们像是北美知更鸟,画眉的一种。我就望着它们把巢早点建好。可惜夫妻俩很不给力,几次三番地衔着干草细枝放到顶棚的木格子里,却因为空洞太大放不住,马上就全散落到地上,于是它们就重新来过,这么孜孜不倦地忙活了好几天,也始终没有成功地放几根草枝上去。…

我的工作

K一向羡慕我的工作,给出的原因是没什么危险。
“没什么危险”是他的原话,为此他还把警察、消防员、航天员等其他小朋友比较向往的工作列出来比较了一下,结果还是认为我的工作最安全。

而就在今晚,他越发地羡慕我的工作了。…

尘埃未定

此次选战异常激烈,虽说拜登最终翻了盘,也只能说是险胜,考虑到倒川阵营所付出的努力——桑德斯摒弃分歧鼎力相助、奥巴马亲自出马助战、希拉里帮忙网上拉票、AOC四处奔走呐喊……如此强悍的统一阵线竟然没有带来预期的压倒性胜利,着实让人不寒而栗。…

湾区三年感闻

不知不觉在湾区住了超过三年,开始相信一些所见所闻乃至所思能够突破初始印象的局限,值得记录下来,供后来者观。
湾区很小,美国很大,虽然在根基上是同一个政治文化框架,可是某些方面的差异之大甚至看齐中国之于美国。因此,湾区有些稀松平常的东西在全美却十分罕见,所谓感闻也无法推广到全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