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九年,一月,洪水。

新的一年还是到了。

太平洋来的风暴接二连三,带来不少雨水,减轻了旱情,却也把有些地方给淹掉了。采石场湖、阿拉米达溪以及小狼山都呈现出一幅洪水滔天的景象。
画了好些画。天气的缘故,大部分都是十来分钟的速写,回家后再凭印象加工一下。长时间的练手还是帮助积累了一些心得,比如对空间感和光线的重视,概括能力的加强等。…

加利福尼亚八年,十二月,听雨

这个雨季不仅来得早,雨也密集,基本上晴一周雨一周,晴一日雨一日,节奏分明。
每当此时,总会想起上学时候读到的一首词: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加利福尼亚八年,十一月,随风而逝

最近外面发生了好多事情。硅谷裁员潮蔓延到大公司,推特、脸书和亚马逊均受波及;国内的清零政策陷入泥淖,甚至还引发了罕见的群体抗议;老江去世了。湾区下了几场雨,黄叶还没来得及落,群山就生出了绿意。

所谓物极必反,过去几年里,硅谷技术公司的自我膨胀确实到了离奇的地步,以至出现了演员、医生转码等乱象,现在的趋势不过是回归常态而已。众人应当得到的教训则是切记自己是几斤几两,莫在生出那种跟州长议员比工资的那种蠢念头。持一技在身,只为安家,为立命,仅此而已。你是给别人发的视频加个点赞功能,好市多门口的划票员是在小票上画个笑脸,大家干的活本质上没啥区别。…

加利福尼亚八年,十月,想象中的秋天

虽然时间过得飞快,然而月尾回顾时,又略觉漫长。

已然入秋,身在加州却并不易察觉,山坡依旧枯黄,橡树依旧阴绿。较明显的天气上的变化是早晨变得阴沉,有时候一直能持续到接近正午,太阳露面之前有种罕见的潮冷的感觉,随着气温逐渐攀升,又化为湿热。我们就是在这么一个上午去附近的农场摘玉米棒子,看到遍地的南瓜和玉米时,才觉到真的是秋天了。…

加利福尼亚八年,八月,写写代码画画画

日子过得越来越快,尤其是这一个月,真是那种眨眼间就过去的感觉。
后来,我在网上找到一些心理学上的解释,说理论上随着人的成长时间只能越过越快,因为时间本身是一个主观的概念,无论是一年还是一个月,人们总是同已经逝去的岁月相比而度量其长短的,就比如说一个四岁的孩子,一年的感觉是0.25,而对于一个四十岁的中年人来说,一年的感觉就只剩0.025了,足足短了十倍!…

加利福尼亚八年,七月,走马观花

赶在独立日请了个大假,一家人驱车去圣地亚哥周边玩了好几天,先后逛了洛杉矶的盖蒂中心,去加州科学中心看了航天飞机,上了停在圣地亚哥港口的中途岛号航母,玩了海洋世界和乐高乐园,还去野生动物园看了看动物。行程很赶,时间都花在了路上,所以基本上都是走马观花。小朋友们也都累得够呛,还不如平日里在周边远足更有精神。…

加利福尼亚八年,六月,果熟

瓜果成熟之时,最大的好处就是几乎每天都可以摘些来吃,樱桃、枇杷、蓝莓、西梅。
而这时光又显得太短,到月底,就已经剩不下什么了。

这个月赶上公司一季度一次的长周末,有四天假期,筹划后全家去太浩湖玩了一圈。
我到加州已经七年了,竟然没有去过太浩湖,也是罕见。说起原因,主要还是不喜欢开车,然后以为去太浩湖只为了滑雪,而我对滑雪又没有一丝兴趣。去过之后才发现,那儿和夏威夷一样,确实是个度假休闲的好地方,每年去上一两次都值。…

加利福尼亚八年,五月,花开

湾区无四季,初夏时节,仍旧忽冷忽热,冷的时候和新年那阵子没太大区别,大风一吹,人走在外边会瑟瑟发抖;但热起来又宛如盛夏,日头下晒一会儿整个人就要干了似的。就在这期间,园子里的花都开了,锦团拥簇,显得喜气洋洋,和父亲视频的时候让他看,他也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