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六年,六月,梅雨季节无雨

入梅后没有下一场像样的雨。
去了趟北方,回来后俨然是酷热难熬的盛夏。尽管今年北方别样的热,从温度计上看都有些吓人,然而傍晚后仍旧有习习凉风,饭后和友人走在广场上甚觉怡然。

端午小长假在南京的几个人小聚了一场,然而少了Jay
我与Jay的联系慢慢失去了,弄丢了他的手机号码,然后MSN上也少见,发了几个mail,至今还未收到什么回音。
现今的通信技术愈加地发达,我有手机、有mail、有MSN、有QQ、有gtalk、有douban帐号、注册了linkedin、申请了新浪微博、甚至还有自己的个人主页、有自己的博客,然而那些曾经熟识的人们还是渐渐失去了联系,悄无声息……

时光在平庸中飞逝。
怕得不是平庸,而是时光飞逝。

月初见到了Y,月末见到了Lee
二人的状态不同,我的感触亦不同,或相惜,或艳羡,越明年,却不知又将是何状?

买了一台Android手机,和世界的距离又近了不知多少,却与友人们却继续疏远着。我可以第一时间知道当下夏威夷流行何种沙滩裤,却不知道他们近况如何。

南京六年,六月,梅雨季节无雨,愿那些曾经熟悉的人们现在还如当初般快乐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