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元年,十一月,车轮上的挑战

我已经多年不曾面对正儿八经学习一项新技能这样的挑战了,应该说,最后的一次算是在大学里学游泳,而那时我竟然甚有天分,进步神速,在同学者中颇显姣姣。然而,这一次学车全没有那般顺利,陆陆续续练习了整整两个多月,还是没有通过月底的路考。结果,感恩节大长假只能窝在公寓中,格外消沉。
这一大挑战令我反复反省多年来做事的方式,终于总结出一个目标、计划、行动驱动的模式,以便能明确地觉察到在块速消逝的时光中积攒下的点滴进展,一来驱散前路上的迷雾,二来宽慰疲惫的身心。

从微信上得知,C离开了S社,据说是因为同老板大吵了一架。若干年前,他还试图让我信服,在S社是如何如何地安稳。
但我早知S社的巅峰时代已经过去了,然而任何事物的衰落都是一个异常漫长的过程,可以看得远一些,只是不需行动过早。

K在飞速地成长,学习各种新技能,那对他而言几乎不费吹灰之力;而我在慢慢地老去,每一次学习都如同洪水猛兽般的挑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