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二年,一月,发酵的雨季

雨间歇着下,有时淅淅沥沥一整夜,我便赖在被窝里等雨停,实在等不及,也只好撑着伞步行去搭车。
雨季的早晨相当潮湿,路过中央公园,常常看到草地上方笼罩着一团团的浓雾,跟《西游记》里面的天宫极像。也是托了厄尔尼诺的福,连续旱了五年的地方,竟然还能看到难得一见的水乡景象:记得有天早上在BART站台上,瞅见葱绿的远山,云雾缭绕,一刹那还以为是在杭州。
然而,相比江南的雨季,还是能发现大的不同,譬如阴天暖和晴天冷,又譬如雨下着下着会突然停,然后立马蓝天白云大太阳,院子里蒸得暖烘烘地,像桑拿房,发了酵一般。

在BART上仍旧读书,但没之前那么投入。
翻得最多的是一本叫《The Summit》,讲布雷顿森林体系,一个月下来陆陆续续读了三分之一不到。其实自己早些年只喜欢文艺,关心金融乃至货币理论始自温总推出破天荒的四万亿,那时世界观遭到了极大的冲击,于是开始七七八八地读些相关的书,不断思考、琢磨,到最后能唾弃宋鸿兵的阴谋论并摆脱马克思的教条主义时,自以为心里透彻了许多。因此,虽然是英文版,读着并不费力,常常着迷于那些灵魂人物独特的性格、行为:凯恩斯、怀特……
还有一本是陳冠中的《盛世2013》,小说。母语,两三天就翻完了,没有多深刻,却也还算有趣。
有那么一点打动我的是作者对北京的地名如数家珍,美术馆后街、三联书店,万圣书园、幸福三村、以至盈科中心楼下的星巴克……都是我零四、零五年和一二、一三年这两段在北京生活的时光中熟悉地不能再熟悉的地方。因此,故事不知不觉地掺入了自己的记忆,就似乎那天吃完午饭回盈科的时候,星巴克里有个神经兮兮的男人执着地在寻找某一个被大众遗忘的月份:世界经济进入冰火期,中国盛世正式开始!

小说是虚构的,但现实世界总不乏相应的影子,哪怕这影子严重变形、扭曲。
2016年难言盛世,实体经济持续萎靡之际,股市、汇市、债市持续承压,发生的事越来越具有戏剧性,越来越小说化。
元旦后刚拿到新的额度,急着换钱,才发现好多朋友也都在换,于是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了某种恐慌。小说里被大众遗忘的那个月就是以恐慌为开始的,连续好几天,住在怀柔的民工起早出门抢购猫粮。

和家里仍旧保持一周一次的联系,只是电话改成了微信。
小城总是落后那么几拍,现在搞得如火如荼的还是李相上任肇始提出的棚改。老屋行将被拆,母亲不喜欢分的楼房,想先租着,找机会再买套更合适的。
我说那么该扔的东西就扔吧,不然多麻烦。

搬家的麻烦我最清楚不过,金融危机之后几乎是一年换一住所,因此养成了不喜欢拥有的习惯,物件说来说去都是负累而已,一身空空最为轻松。然而为了K,购置了比前十年加起来都多的东西,终于发现负累原来逃脱不掉。

和同事讨论买房。
在美国买房子,思路同国内大相径庭。升值再快也比不上国内,倒卖一次税费一堆,自住还得交持有税,放着收租吧,那还不如去买REITs。

其实也习惯了现在的公寓,还想着开春把院子打扫干净,落叶都清掉,下雨收起的座椅再摆放开来,忙里偷闲的时候还能喝点茶、读点书、画点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