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七年,四月,时间隧道

一直想着如何让时间慢下来,可事与愿违,这个月就跟钻进了时间隧道似的,一杯茶的功夫就结束了。

记得跑了好几次玫瑰园(其实就是月季园,中文里的玫瑰指得是泡水喝的那种东西,英文则不于区分),家附近两个,圣何塞两个。
品种最多的那个园在圣何塞,呈半荒废状态,主要靠志愿者在维持。内中杂草丛生,附近流浪汉的帐篷随处可见,天空隔几分钟就掠过一架大飞机,走在里面很有一种遗世的感觉。然而里面不乏一些吸引人的品种,喜欢上了就折几个条子回去插,倒不用觉得不好意思。
圣何塞还有另一个官方的园,确是完全不同的一番景象。因为是市立的,打理得井井有条,地段又好,位于几片静谧而整洁的小区中间。可惜除了数量众多之外,并没有什么亮眼之处,来的人也并不是为了看花,做瑜伽的做瑜伽,打球的打球,都把它当一个普通的社区公园而已。
对这个园的失望正是去找另一个园的动机。

读完了胡迁的第三部——也是最后一部小说《牛蛙》。
这是部长篇,讲了个看似荒诞的故事:郁郁不得志的返乡青年被卷入到一个当地豪二代婚姻变故中,因为原本的新娘是青年的表姐。然后,豪二代的老爸胁迫她离开自己的儿子,去嫁给一只牛蛙……
写这本书胡迁也就花了四、五个月的时间,让人惊叹。

世界本身就充满了离奇和荒诞。
去年的这个时候,四处还是一副大难临头的景象,没人买房子,都抢手纸。现在呢,超市里手纸堆成了山,房价却飞到了云里。每次散步经过一处里面种了四五棵红木的院子时,孩子他妈都忍不住感叹:“连这种房子都卖150万了!当初可是挂100万都没人看上的啊!”
当然,跟股市相比,房价涨得还正常,如果再跟比特币一比,简直就算不上什么了。上一次比特币崩盘是在一万七的高度,当时被冠以人类史上最大的泡沫,现在,五万多了。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个瘟疫横行的时期,令人迷惑。何况,印度新近的疫情爆发令人瞠目,让未来显得并不是那么确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