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三年,四月,健忘

越发地健忘,脑子里能存住的事儿不超过两个礼拜,连K都不比,新年那次外出车子坏掉被拖走的事人家现在还挂在嘴边,甚至还记得我们临时租的那辆车是红色的。所以我恨不得把那本曾经被人当做是圣经的金边大厚本子赶紧写完,然后换个薄的,随身携带,有备无患。…

Lee

Lee是我少年时代最好的朋友之一,有一阵子我们几乎形影不离。
高中的时候,Lee出人意料地选择了文科,自此我们的联系便日渐减少,这还曾让我很是惆怅过一阵子。然而许多年以后,当我得知Lee荣升副院长的消息时,禁不住大叹其当年决定之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