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二年,八月,博物馆的龙,星际穿越以及乱七八糟

博物馆有一条充气龙,大多数时候软趴趴地瘫在一个塑胶城堡里,一般人都不会注意到它的存在,K当然也不会,但如若某个好奇而又有耐心的小朋友去捣鼓旁边的机关,那龙就会出其不意地膨胀起来,伴随着响亮的军乐,摇摇晃晃地爬出城堡。
这情景第一次给K看到的时候把他吓呆了。
可惜,我即便再矫情,也明知许多年后K怎么都不可能想起父亲带他第一次看龙的那个上午——除非跟托尔金学,编出个宏大的故事。
其实,这想法多年前就开始酝酿,只是始终没找到着手的动力,或契机。

天文学家在半人马座比邻星周围发现了一颗有宜居可能性的类地行星,说是目前发现的最近的类地行星,距离地球四光年多一点。于是,宅男而又极度迷星际的家伙们又鸡血起来,以为升天有望。
然而一细想,就会发现这和充气龙其实是一样的,即便是K,有生之年恐怕也没有多大机会能看到人类的舰队向着太阳系外启航。

...

努瓦拉埃利娅

昨日拿到了一盒乌瓦茶,是从马莲道的佳西娜订购的。这家店早些年我去过,那时他们尚不卖锡兰茶,我和店主讲起这些,她说该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啊。
2006年,我说。

乌瓦是高香茶,打开茶盒,浓烈的果香扑鼻而来,甜甜的,仿佛又看到家乡秋日满院子晾晒着的杏脯。和乌瓦一同送到的还有一小包努瓦拉埃利娅,是店主的赠品,特意为了让我比较两种茶的差异,于是我先后冲了两杯。
出乎我意料的是,我竟然还是喜欢努。
努是我最早接触到的锡兰茶,一直觉得它没有什么味道,然而每次入口,却又为它那种没有味道的味道所迷恋。有人如是评价之:
“要用文字形容这款茶很难,入口时明显的感受就是毫不强烈的茶韵,但又不是无滋无味,其美妙的身影,就是既轻缓又清澈,无刺激的韵味里,甘味却显而易见,妙哉!”
很中肯。

...

Global时代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MSN上的招呼语变成了“在哪儿?”,而若是某个朋友的电话总是关机的时候,也不必急着去修改通信簿——他指不定躲在地球的哪个角落里喝茶。

“我在苏丹呢,真是好久好久没有联系了阿!”自毕业后就没有见过的K忽然发了个闪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