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二年,十一月,心忧者何求

离职前回了一趟故乡,发现父亲一心向佛,不但坚持吃素,还在家设了佛堂,早晚分别诵经一次。然而我明白那不是看破红尘,仅仅是一心向善,与其说向佛,不如说找个处所安放自己向善的心,现世肯定是不行的,善人的命运总不会好到哪里,况且难逃世俗的嘲讽。…

忠州湖

在忠州湖的码头碰到一对兄弟,带着孩子们出来消闲。弟弟是个摄影爱好者,扛着一台硕大的佳能,一下子令老杨那台入门级的尼康显得不够档次。是哥哥率先向我们打招呼,当得知我们来自中国之后还特地把他害羞的小儿子拉上前来,鼓励他讲“你好!”。…

改变

终于搬到了宿舍。没有网络我是早知道的,可是我没有想到禁止使用数码相机,并且笔记本也不能随便出入。房子是韩式的,席地而睡,小的可怜,竟然没有独立的浴室和卫生间。目前只有我一个人住,可是看到其他宿舍每屋都是两三个人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