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二年,十一月,心忧者何求

离职前回了一趟故乡,发现父亲一心向佛,不但坚持吃素,还在家设了佛堂,早晚分别诵经一次。然而我明白那不是看破红尘,仅仅是一心向善,与其说向佛,不如说找个处所安放自己向善的心,现世肯定是不行的,善人的命运总不会好到哪里,况且难逃世俗的嘲讽。…

忠州湖

在忠州湖的码头碰到一对兄弟,带着孩子们出来消闲。弟弟是个摄影爱好者,扛着一台硕大的佳能,一下子令老杨那台入门级的尼康显得不够档次。是哥哥率先向我们打招呼,当得知我们来自中国之后还特地把他害羞的小儿子拉上前来,鼓励他讲“你好!”。“He…

首尔塔

到首尔塔是晚上八点左右,登塔之前先在平台上眺望了一会儿。因为塔建在南山上,即使是平台,也应该算首尔最高的地方,因此视野很好。韩国是一个清新的国家,并没有因经济飞速增长而造成自然环境的彻底崩溃,只要是晴天,就一定能看到蓝天,而且有着千变万化的云景,有些即使在远离城市的故乡也不曾见过。比如此刻天边那轮宛若落日的金色圆月,将空中的几丝细云全染成了红色,若不是因为笼在地面缀以星星点点灯光的夜色,几乎以为还是黄昏。到塔上反而没有得到意外的惊喜,连方才那难得的奇景也不见了。人类向来有建造高塔的欲望,即使因此得罪了上帝,也并未将这行为中止过,反而不断因取得微不足道的进展而沾沾自喜。在我还没有到过首尔的时候,韩国同事即提议我去到某座“第一高楼”的顶层,“63层,你从前上过这么高的楼吗?”那位同事颇自豪地讲道。塔上的环形观光台有个别致的地方,就是在每个特定的角度都会标以这个角度上另一个城市的名字和直线距离,当我走近标以北京的那扇窗时,心中略觉慨然,没想到会以这种形式来观望去年此时我还颠沛流离于其中的那个城市。那是一个我思念的城市,因为她“曾经给我快乐也给我创伤,曾经给我希望也给我绝望”,对她的感情正如同我从来不曾经历过的爱情一样。为什么我从没有爱过一个人呢,——因为我难以去恨一个人,然而我却痛恨过一个城市。…

改变

终于搬到了宿舍。没有网络我是早知道的,可是我没有想到禁止使用数码相机,并且笔记本也不能随便出入。房子是韩式的,席地而睡,小的可怜,竟然没有独立的浴室和卫生间。目前只有我一个人住,可是看到其他宿舍每屋都是两三个人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