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八年,四月,出了一个远门

趁着小孩子们放春假,全家一起出了一个远门。其实也说不上多远,夏威夷,飞机大概飞五个多小时而已。我们住在了卡哇伊岛上,一连玩了好几天。这是小朋友们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到加州以外的地方,以至于凯文直到出发对夏威夷究竟多远也没弄个清楚明白,还在问是不是晚上很晚才能回家,以及为什么不把自家的车子带上等等。…

加利福尼亚八年,三月,战争,通胀,生日礼物及其他

在乌克兰,爆发了一场廿一世纪以来规模最大的战争,至今还没有结束。
关于战事的消息铺天盖地,有那么一阵子几乎占据了NBC晚间新闻的整段时间,连Lester Holt都亲赴基辅现场报道了。然而,同样一场战争,从西媒、党媒、简中自媒读到的信息却截然不同,很难不让人联想到“…

关于2017的一些预测,或者猜想

猜想,或者预测,其实用哪一个词都无所谓,随便,既然一本正经做预测的专家们还屡屡落空,一介百姓,猜的准猜不准又如何。

第一,美元持续走强,中间可能有反复,但总的趋势不变,谁让英镑、欧元和日元那么衰呢。

第二,债券市场只会更坏,去年的好光景不过是通缩恐慌下的大泡泡,被Mr.…

北京元年,九月,秋风起兮白云飞

W兄是我所认识的人中少有的对北京持积极评价的,他甚至有挈妇将雏、千里转徙的想法。我们长聊了两夜,不亦乐乎,仿佛言语中所设想的世界正如真实的世界一样。那天晚上我们去银锭桥溜弯儿,这是我第一次重回这个地方,但这只是从和平塔回银锭桥,并非时光倒转,令人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