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四年,十二月,短暂假期

有些忙碌,大部分时间都在解决问题,很匆匆,总是想着完了一定做个总结,但一直没有算完,便也没有总结的影子。
依旧做梦,但大多都是不好的。

还有几天牙疼,痛不欲生。

冬至到圣诞有四天假,花了五个小时用烤箱烤了一个大猪肘子,开了一瓶干仙粉黛。…

北京四年,四月,良辰归旧梦

清明前后,大家都嗅到了不详的气息,我也不得不竭力去准备接受现实,因而又开始嗜睡。尽管如此,还是在压抑和消沉中见了几个老同学,他们过来祝贺K的出生,我们略聊,似乎暂时又回到了风华正茂的那段岁月。然后不得不积极地准备后路,同S博士见了个面,看是不是能有什么其它机会。去年我们也是四月份结掉上一个项目的,我却不知道他仍在坚持,到现在不只攒了一些客户,也拿到了点投资,于是又印证了W兄的观点:做事情重在执着。…

南京四年,十月,苍茫再现

有一天晚上,整个城市忽然没入了一漠不见边际的浓雾中,但马上会发现,原来不是雾,而是烟。浓烟呛得路人掩鼻匆匆而过,回到家里眼泪都流了下来。可惜是烟,不然也算是个浪漫的朦胧夜。

当又一个项目被取消之后,就有空闲的精力来关注一下金融危机,传说有人失业了,但没有看到。十多年前红火着的时候人人都蒙了头,而今才开始反省,好在是世界,尚有足够的时间能从错误中折回来,如果是人生,能有多少回头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