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

最近见到了Y。

他一下火车就来找我,那时连咖啡馆都还没有开始营业。我们在夫子庙兜了一圈之后来到“猫空”,服务员看见我们在门口张望,跑过来开了门。Y说离开SAMSUNG后一直在一家小公司做,薪资不高,于是决定辞职,后来ZTE要他,然而拖了他两个月,直到现在才派到南京来培训。
和Y上一次见面还是5年前的北京,我请他到大运村的“东八区”吃简餐,那时他是刚从上海跑到北京来找工作。后来不知道谁告诉我Y是群租在城乡结合部的,曾经有一次睡过了,被闯进来查身份证的北京公安惊醒,说是在铺友们的床上搜出管制刀具若干。

...

我在一家黑公司上班,已经快撑不下去了

话说,又一个新人加入了被誉为职场金字塔最底层的程序员族群。这是位“家里蹲”的啃老族,因母亲的意外去世而不得不出来自食其力,却阴差阳错地进入了一家黑公司。碰到一个飞扬跋扈的领导,一群要不懦弱无能、要不圆滑世故的同事,再加上夸张的工作量,经常需要搞到通宵达旦,还要莫名其妙地挨骂。唯一一个正直的同事藤田还是为了向因过劳而罹患脑膜炎的程序员女友赎罪而放弃了律师的职业转行做IT……

话说,一个男人半死不活地回到家中,打开电脑,在类似天涯的社区开始发帖:
“真男;职业:程序员;这份工作真是太危险了。我在一家黑公司上班,已经快撑不下去了。”
不料该贴迅速火塌了天,竟然让楼主集结成书,于是有了这么部电影,片名奇长,只因此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