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三年,二月,并不存在的生日

有一天早上开完站会,同事们向我皆道生日快乐,令我稍觉意外,连忙道谢。
家里的人一直习惯用农历算日子,所以录到我证件上的生日其实是农历,至于它到底对应着公历的哪一天,老早的时候算过,后来也忘掉了。先前在国内的时候,我还要努力解释一下,现在觉得其实没什么必要,反正,生日与我可有可无,老掉一岁,也似乎并不值得庆贺?

近日得悉一个从前认识的人得了恶病,有些感伤。主要是又让人想起很多年前的那些岁月,幼稚也好,懵懂也好,然而年轻。
人生总会有一些苦痛的日子,然而一日将近,躺在床上,想起还能看到明早的太阳,就立马觉得欣慰:活着便可以。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庄周就是个瞎扯的货。

...

2005年初春的一个晚上

连日的忙碌令我陷入疲惫中,每天晚上连日记都来不及写便须洗漱上床了。躺在床上,大脑却依然处于令人恐惧的亢奋状态。CAO说:“礼拜五晚上有时间回来吃饭吗?我叫了小曾和我们的秘书,再来做陕西臊子面。”我想了想,说:“可能会有吧!”CAO又说:“过几天是那女孩的生日,可能还要再请她吃一次饭呢!”
我忽然想起我也要过生日了。

“我也要过生日了,阴历二月廿二。”我说,“你帮我查查还有几天?”
“还早着了吧……”CAO一边嘟囔,一边打开了台灯,趴到书桌便去看日历。

...

乱语

本来,我打算过阳历生日,4月7号。然而,公司要在4月上旬组织春游,大约一个礼拜,这生日大概怕是过不成了。
晚上,MSN上有Po的消息:“今天没什么事吧?”
我说:“没啊,这样吧,你去叫上O,Wayne和Jove,我请你们吃饭。”
今天是我的阴历生日。
晚上,我们五人一起在“锦江”吃饭。
我说:“人越活越孤单,以后我们在一起吃饭的机会是不是不是很多——等你们都有了家庭的时候?”
Jove说:“不,我陪你喝酒。”
我笑了。
也许会,也许不会。
我是最后一个孤独的人。
晚上,微醉。宿舍里放宫崎骏的“龙猫”,我没有看,我希望清醒的时候再看。
忘记今天,虽然今天很快乐,奋力于明天,虽然明天痛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