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三年,一月,雨不停地下,人心不在焉

湾区的降雨量创下记录,整个冬天几乎都是在淅淅沥沥中度过的。
新年之后,天也不见暖,白天是长了那么一点点,但因为总是阴着,几乎觉察不到。总之,人很难打起精神来,变得越发赖床,遇到周末,非得睡个昏天黑地。

去Monterey和Carmel则是年前就计划好的,整个行程看上去都像执…

北京二年,三月,沙逼北京,猪投上海

妻子有一个来自菲律宾的远程英语外教,每次上课的时候,她们都会聊一些国内热门的话题,我听到最多的是出自菲律宾人口中的颇显夸张的“Oh, My God!”。她惊愕于北京人对沙尘暴的厌恶转为期待只因其可以赶走更加恶劣的雾霾、她惊愕于中国随处可见却鲜有人居住的空城、她惊愕于…

南京六年,二月,回家过年

并不是任何时候都想回家,项目在节骨眼上,整个人都沉浸了进去,直到赶航班之前都很是恋恋不舍。然而此一时彼一时,等回家歇够了,再启动便如牛车爬坡,颇有些艰难。

先是朋友相聚。
过年几乎成了仅有见面机会,由于往往是相隔一年甚至几年,到一起难免相互感慨唏嘘一番,大叹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