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埃未定

此次选战异常激烈,虽说拜登最终翻了盘,也只能说是险胜,考虑到倒川阵营所付出的努力——桑德斯摒弃分歧鼎力相助、奥巴马亲自出马助战、希拉里帮忙网上拉票、AOC四处奔走呐喊……如此强悍的统一阵线竟然没有带来预期的压倒性胜利,着实让人不寒而栗。…

加利福尼亚六年,十月,时至深秋,岁月已老

去一趟小岛成了每周末例行的活动,一来是近,二来是人少,然后多少还能收获一些果实。因为缺水,大部分果树都结不出来什么东西,但必然有足够顽强的,比如桑葚,无花果,还有芭乐。芭乐真是厉害,在那般干涸的土壤里竟然也能做到枝繁叶茂,还挂出一树的果子来。…

加利福尼亚二年,十一月,大选前后

有那么几天轻微失眠,精神状态不很好,不过尚未到消沉或者郁郁的地步。
大选结果出人意料,多少会给人带来一些隐忧,比如担心移民政策收紧,另外也怕失去“政治正确”的束缚,各种人性的恶随着社会在种群之间、信仰之间乃至阶层之间的撕裂而突然爆发。在国内,坊间对川普是一片大赞,我揣测这应该类似六十年代美国坊间赞毛的心态,不然,也还是让人寒心的,因为按理说,一个经历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民族,多少会变得中庸起来,不易再为任何极端的思想而鼓掌。…

民心所向

希拉里输得一塌涂地。
回头细想,其实老早就能看到些倪端:记得春天的时候,大街上随时都能碰到Bernie的支持者们顶着烈日劝大家投票,却从来没见到几个人那样热情四溢地去支持希拉里,大部分人是声称支持她,但还要加上一句“没办法”,在加州都受如此待见,遑论他州。Bernie输了初选还是因为不够狠,辩来辩去都是些台面上的话题,不可能或者不晓得或者不愿意使用某些伎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