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二年,二月,恍惚间,落叶归根花似锦

旧历年过后的一个周末,早上开车去超市,天有一些阴,温暖潮湿的气息在缓缓流淌,给人相当放松的感觉——这不,除夕那天在停车时刚把人车屁股蹭了,一上路就紧张兮兮,所以很享受这番放松,路过一片空地,瞟了一眼,一望无垠的油菜花呀!这景色便印在脑子里了。…

搬家

我将我这十几年来积攒起来的东西整理成十四五个箱子,寄存到二少那里后,便又变得无家可归了。二少的房间也不宽裕,除却一张床、一张桌,剩下的空间恰好能容纳我的杂物,二少又不答应我分摊他的房租,令我心中很是过意不去。…

吃过两块钱一盘的土豆丝之后去听新年音乐会

二零零八年一月一号的晚上,与音乐爱好者二少君去听新年音乐会。
门票是180元的,当初二少打电话订票并告诉我80元的早已售罄的时候,我是打着甩耙子的念头的——原本也是一时兴起而以,然而二少咬了咬牙说:“就一百八的吧,一年也就这么一次。”结果就这么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