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中秋

如果不上微信也不知道又是中秋,这几天病了一场,加上本来也在他乡,无心也无力过节。奶奶在视频中给K月饼,K说想吃,我说那叫你妈到大华给你买个呗,他妈回来后说挑了半天,没看见哪个月饼健康。

异乡为异客,一客二十年,别人是日久他乡成故乡,自己连他乡都换了好久个,还没发现哪个久到可以做故乡。至于真的故乡,也早就面目全非,再也回不去了。

...

加利福尼亚二年,九月,中秋、妄念

中秋节那一周给家里打了两次电话,平日仅一次。然后去各个群里露个头,再给不属于任何群的一两个朋友发了一两条很机械的祝福消息,也都收到了回复,很欣慰。
时光流逝之后,人极易被淡忘,即便有机会重逢,往往已形如陌路,却并无想象中的那番激动。

看了诺兰的《星际穿越》,片子是好片子,可惜格局还不够宏大。
如果有些才气,就该搞他个横亘几万年,跨域星系,突破虚妄的作品出来,把什么肉欲、亲情、人类之爱都扔到黑洞里去。如果能画两笔就更好了,不如就拿Fernanda ly做女主角的原型——那头Pink Hair简直是要逆天,男主角必须是K,最好自己也能打打酱油。

...

中秋

一下班便赶回宿舍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母亲问我吃饭没,我说没,便让我出去吃面。我想了想,真的决定吃面,于是跑到了“老上海城隍庙”,要了一份牛肉面,后来觉得有些寒碜,又加了份酱鸭。最后没吃完,剩了半只鸭腿,算浪费了。

回到宿舍,躺在床上开始给朋友们发短信,收到张琳的消息,说和她的同学做了些饺子,让我同去吃。我犹豫不决,便问她在那儿,可久久没有回应,我便继续发短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