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出我的双手

昨天在“联合早报”上看到一则新闻:加拿大的一位官员声称找出治疗sars的有效方法几乎是不可能的,这种病毒将会在未来的几年甚至几十年之内与我们同在,正如现在的艾滋和流感一样,还呼吁人们学着适应它。这简直是一条悲观之及的消息,刚开始真得让人无法接受。可是仔细想了一想,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天天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