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两晋史感慨

公元302年正是“八王之乱”闹得最凶的时候,那年秋天,给成都王带兵的陆机受人陷害,被成都王拿去了脑袋,还连累自己的兄弟陆云同时被杀,西晋鼎鼎有名的两位名士就这么死掉了,死的叫读书的人心疼。我不是学历史的,不知道二陆在政治上究竟有过什么功绩,只知道他收复了周处,戴渊两个恶棍,最起码让义兴的老百姓过上了好日子,让江淮的旅客们多了些安全感,就那么白白地死去,实在是有些可惜。…

露出我的双手

昨天在“联合早报”上看到一则新闻:加拿大的一位官员声称找出治疗sars的有效方法几乎是不可能的,这种病毒将会在未来的几年甚至几十年之内与我们同在,正如现在的艾滋和流感一样,还呼吁人们学着适应它。这简直是一条悲观之及的消息,刚开始真得让人无法接受。可是仔细想了一想,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天天穿着防护服外出呗,然后每家的房子都要有一个隔离间,就安在门口,回家之前首先要进入隔离间对防护服消毒,然后才可以进屋。麻烦是麻烦了一些,习惯了就好。动物本还不穿衣服的,人现在不是开始穿了吗,也没有人为了省事光着身子上大街的。另外,这样还可以推动经济发展,扩大内需,因为国家肯定要生产防护服和隔离间啊!这简直就是一个新产业啊!只是,也许会引起许多其它的问题,比如,我们出了家门,看到的只有穿着防护服的人,至于大家长的是个什么样子,我们就再也不得而知了。久而久之,我们的身体就成为了我们的隐私,假如有一天,我在大街上脱掉了防护服,露出了我的双手,而恰好对面走来一位女士,她会大喊…

春游

春游了,到了一个瀑布很多的地方。

那地方瀑布真的很多,而且形态各异,远看大多象一匹悬着的白绢,也有雄伟的,竟如同一柄长剑,直刺天空。还有许多水潭——有瀑布的地方必然会有水潭——也挺漂亮,远看都像绿宝石一样。那绿可真是清澈,近看的时候潭中的卵石一览无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