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五年,八月,一梦如是

多梦。
偶尔得以和一些年轻时候结识的友人重逢,相视一笑,说说话,醒后好长时间都会很开心。大部分时候却是梦到困在了哪个地方,蛰伏着,期待着,当下的生活反而成了梦幻泡影,可望而不可及。

车站边几棵不知名的树忽然间开满了紫色的花,像极了膨胀了百倍的棉花糖,然后迅速凋谢,然后尽数散落,远远看去就像颜料泼洒在地上。…

牙的回忆

上午去牙医诊所做根管,遭了将近两个小时罪,结束的时候那个台湾女医生跟我讲,“李先生你这颗牙耽搁得好像有一点点长了耶,要早看的话就不需要这么费事哦!”

嗯……这事得回到了二零一二年晚春的一个上午,那日大雪纷飞,我躲在在国家大剧院的大厅的长凳上盯着穹顶发呆,看那上面万千条合金臂纵横交错,绞尽脑汁揣摩其中的寓意。…

加利福尼亚五年,七月,及时行乐

独立日那天,全家去看传统的国庆巡游,其实没大意思——按照我以往的看法,懒散、随意,松松垮垮,然后就在某一刻,我忽然领悟到及时行乐的真谛。按照以往的看法,每每提到行乐首先想到的是“行”字,去吃、去喝、去玩、去挥霍、去放纵,至于有没有体会到乐却是未必,而事实上,“乐”之意义远大于“行”,乐本是可遇不可求的,先有乐而后方可行之,又因其可遇不可求,需及时,勿使之稍纵即逝,至无迹可寻。…

加利福尼亚五年,六月,随遇而安

气温稍微回升的时候,一家人去半月湾看海,可惜,来自太平洋的风凌冽如旧,沙滩上哆嗦了十几分钟扫兴而归,而实际上景色是蛮壮观的,波涛汹涌,天水一色,带个帐篷扎上半天倒也不错。

IMG_20190608_111803
我本来是有那么一点海洋情节的,看海是打小就憧憬着的一个梦想,然而第一次实现都是后来去韩国看到的…

加利福尼亚五年,五月,风疾雨骤

老板走了,离开前叫了组里的几个人出去吃饭,新来的韩国同事推荐了一家韩餐馆,我惊奇地发现竟然有猪肉泡菜锅(김치찌개)卖,尝过后发现味道还蛮正,大赞。然后话题几乎一直停留在饮食上,老板讲他之前有个日本同事,喜欢天下饮食,每天中午带着他天南地北各式菜地海吃,我暗自猜想这大概是他摈弃素食的理由。…

加利福尼亚五年,四月,春色满园

少见的忙碌,甚至连周末都搭了进去,简直不敢相信。亏得在S社历练出来不少,尚能坦然面对,但同时也再次对一向秉着的理念产生了怀疑,开始觉得继续作战在一线恐非长久之计。当年在S社的同袍们基本上都带“总”了,不是说多在乎那个头衔,关键是能有些话语权,发挥空间也大。…

加利福尼亚五年,二月,足不出户

受极地旋涡的影响,气温低到让人不敢相信,山顶上竟然看到了皑皑白雪,几乎有点不可思议。风大,多雨,完全没有出门的欲望。

躺在被窝里听倪匡的有声小说。
卫斯理的那些故事对于我来说就像真的发生过一样,所以每次重拾的时候就像重拾一些旧梦,觉得里面的人物也都如同故人一般,真的在我的生活中存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