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狼星之谜

这大概是个雨季,天空阴沉晦暗,街上行人寥寥,狂风缠卷着细雨四处抛洒。
他吃力地擎着手中的伞,徒劳地遮挡四面八方如箭而至的雨珠,她则紧紧挽住他的臂,做迷藏似地躲到他的身子后面,“咯咯”地笑个不停。
他们上坡、下坡、再上坡……被大风吹得东倒西歪、狼狈不堪,终于在一座维多利亚样式的房子前面停下了脚步。…

旧案重提

陈一南短暂地恢复了理智,而他也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开始审视四周的环境。很快,他的视线在墙上挂着的一副照片上停了下来:那是一张合影,在一座爬满淡粉色玫瑰的拱门下方,苏巴哈西娅微笑着依坐在他身旁,阳光穿过藤叶的间隙,随意地洒在他俩的身上。于是他渐渐地记了起来,照片拍摄的地方是女儿的大学校园,那天风和日丽,女儿兴致勃勃地领着他们四处参观。顿时,他热泪盈眶,艰难地露出了笑容。丢失的记忆接二连三地翻滚着冒出脑海,他意识到自己还在办公室,这里依旧富丽堂皇,现实也完好如初,方才还肆无忌惮的恐惧悄悄地躲回到它们的藏匿之所,如同暗夜中的恶兽一样,等候着下一次出击。…

“还记得夏加尔吗?”

布雷斯特的午夜静寂得可怖,街道星罗棋布却空无一人,点点灯光零星地散布在古旧的建筑群中,一辆黑色的梅赛德斯在公路上疾驰,悄无声息。
车内同样是一片寂然,克莱尔的胳臂被紧紧地反扭着, 脸执拗地朝向窗外,身旁的朱彼得大概是确信自己已经完全控制住了局面,适时收起了枪。他此时显得格外疲惫,却不得不竭力地保持着应有的警惕,眼睛几乎一直都盯着克莱尔,偶尔才会瞟一眼座位前方的沙敏,那位娇小的波斯女子依旧淡定如初,对所发生的一切漠然无视。只有萧剑林看上去颇有些局促不安,一会儿把身子倾向朱彼得,欲言又止的样子,一会儿又缩了回去,头撇向窗外,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怀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包,被他宝贝似的紧紧抱着。…

一场暗战

门“砰”地一声被关上了,萧剑林发现自己置身于一条幽暗的甬道中,它不怎么显宽敞,并排走也仅能容两三个人的样子,四周一片昏黑,只有不远的尽头摇曳着的些许微光,能帮着他大致辨识周遭的情况。脚下的路几乎全部淹没在黑暗中,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错觉,墙上的斑驳碎影显得迷离惝恍,空气中则弥漫着的陈旧的霉腐气味,如此走了几步,萧剑林就不禁恍惚起来,加上连日来的焦虑和疲劳,一个趔趄几乎摔倒在地,这时,一只冰冷的枪口顶到他的脑后,又让他立刻清醒了过来。…

前往布列塔尼

陈头儿的那些笔记转瞬间化作了灰烬,萧剑林的目光则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壁炉,他努力地默念着正被火焰迅速吞噬的每一个字句,希望能将它们深深地镌刻到自己的记忆中。
正在此时,传来几声尖锐刺耳的鸣笛:“呜——呜——”,萧剑林发现窗外一刹那亮如白昼,忙闪身过去,拨开两片窗页,顺着中间的缝隙向外窥视:那是一艘梅赛德斯的“猎鹰”——世界上最快的轻便式旋翼飞行车,它正悬停在不远处,两盏头灯直勾勾地打向萧剑林的房间,让他几乎睁不开眼睛。正当他欲躲闪之际,灯灭了,他方才注意到驾驶舱里有人朝着他挥臂,原来是朱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