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五年,十月,遁世独立

龟缩在这个小角落里,越发难以同先前的世界产生共鸣,如同为其所弃。
比如大国阅兵之日,国内群情激昂,足以让人联想起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德意志。言论掌控的那么紧,微博上关于“东风17”的话题之下却随处可见“核平香港”的字眼,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放出来的。我不知道香港发生了什么,但一定还没有到被“核平”的地步。…

加利福尼亚五年,七月,及时行乐

独立日那天,全家去看传统的国庆巡游,其实没大意思——按照我以往的看法,懒散、随意,松松垮垮,然后就在某一刻,我忽然领悟到及时行乐的真谛。按照以往的看法,每每提到行乐首先想到的是“行”字,去吃、去喝、去玩、去挥霍、去放纵,至于有没有体会到乐却是未必,而事实上,“乐”之意义远大于“行”,乐本是可遇不可求的,先有乐而后方可行之,又因其可遇不可求,需及时,勿使之稍纵即逝,至无迹可寻。…

加利福尼亚五年,五月,风疾雨骤

老板走了,离开前叫了组里的几个人出去吃饭,新来的韩国同事推荐了一家韩餐馆,我惊奇地发现竟然有猪肉泡菜锅(김치찌개)卖,尝过后发现味道还蛮正,大赞。然后话题几乎一直停留在饮食上,老板讲他之前有个日本同事,喜欢天下饮食,每天中午带着他天南地北各式菜地海吃,我暗自猜想这大概是他摈弃素食的理由。…

加利福尼亚五年,四月,春色满园

少见的忙碌,甚至连周末都搭了进去,简直不敢相信。亏得在S社历练出来不少,尚能坦然面对,但同时也再次对一向秉着的理念产生了怀疑,开始觉得继续作战在一线恐非长久之计。当年在S社的同袍们基本上都带“总”了,不是说多在乎那个头衔,关键是能有些话语权,发挥空间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