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九年,一月,洪水。

新的一年还是到了。

太平洋来的风暴接二连三,带来不少雨水,减轻了旱情,却也把有些地方给淹掉了。采石场湖、阿拉米达溪以及小狼山都呈现出一幅洪水滔天的景象。
画了好些画。天气的缘故,大部分都是十来分钟的速写,回家后再凭印象加工一下。长时间的练手还是帮助积累了一些心得,比如对空间感和光线的重视,概括能力的加强等。…

加利福尼亚八年,十二月,听雨

这个雨季不仅来得早,雨也密集,基本上晴一周雨一周,晴一日雨一日,节奏分明。
每当此时,总会想起上学时候读到的一首词: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冬至

我一直觉得,同新年相比,冬至更容易给人以一年将尽的感觉。这天的下午往往显得昏暗而苍凉,白日迅速消逝,用最客观的方式宣告一个周期的结束。

正午过后,黄昏到来之前,我们一家人去阿拉米达溪的一座堤坝边上看三文鱼。…

加利福尼亚八年,十一月,随风而逝

最近外面发生了好多事情。硅谷裁员潮蔓延到大公司,推特、脸书和亚马逊均受波及;国内的清零政策陷入泥淖,甚至还引发了罕见的群体抗议;老江去世了。湾区下了几场雨,黄叶还没来得及落,群山就生出了绿意。

所谓物极必反,过去几年里,硅谷技术公司的自我膨胀确实到了离奇的地步,以至出现了演员、医生转码等乱象,现在的趋势不过是回归常态而已。众人应当得到的教训则是切记自己是几斤几两,莫在生出那种跟州长议员比工资的那种蠢念头。持一技在身,只为安家,为立命,仅此而已。你是给别人发的视频加个点赞功能,好市多门口的划票员是在小票上画个笑脸,大家干的活本质上没啥区别。…

加利福尼亚八年,十月,想象中的秋天

虽然时间过得飞快,然而月尾回顾时,又略觉漫长。

已然入秋,身在加州却并不易察觉,山坡依旧枯黄,橡树依旧阴绿。较明显的天气上的变化是早晨变得阴沉,有时候一直能持续到接近正午,太阳露面之前有种罕见的潮冷的感觉,随着气温逐渐攀升,又化为湿热。我们就是在这么一个上午去附近的农场摘玉米棒子,看到遍地的南瓜和玉米时,才觉到真的是秋天了。…

Walkie Talkie

给兄弟俩一人弄了一个带无线电对讲功能的电子手表,Walkie Talkie,一边跟他们玩对讲机,一边教他们看时间。

我自己是从来没戴过手表的,那么,在手机普及之前,我又是怎么看时间的呢?
这一不经意间闪过脑海的问题忽然把我卡住了,让我好一阵子愣在那里,面对着空白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