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东皮子

“这个世界的小你是无法想象得到的。”
Lee在朋友圈上感慨。
我的第一反应有些天马行空,因为我想说难不成你这是碰到了石东皮子?

石东皮子是我的初中同学,班里的小小霸——连小霸都称不上,因为班里能为他所欺凌的人屈指可数,而且就在这屈指可数的小队伍里,也总有人忍无可忍挺身而揍之,以至于这队伍越发地小,小到只剩下我和小奥,还有些个什么其他人。
我没有信心揍他,这种翻身仗你得打个九成赢,不然缠死你,更奏效的方法是去找班里大霸们求关照,因为揍过他的人都知道,石东皮子其实就是一块橡皮泥,给人闲得发慌的时候拿出来捏着玩的。
最后,能让石东皮子随心所欲欺凌的就剩下小奥,他成了他的橡皮泥。
我至今仍旧记得在一次美术课上,石东皮子用沾满墨水的橡皮不断地往小奥的脸上涂,下课后我带着小奥去水房冲洗,冲着冲着小奥忽然爆发而痛哭流涕,水墨及眼泪横流,嘴里不住咒骂着,大约是总有一天要把石东皮子杀掉等等……

没有流血事件。
许多年后,大家各分东西,我也早就离开了这个老旧的县城,自此再也没有见过小奥,听人说他做了工程师,在晋南的一个城市,杳无音讯。
可是我却见过好几次石东皮子,他仍然跟着班里的大霸们——他们现在是县城里出名的企业家,仍然像块橡皮泥。
记得有一次回乡,在电视台工作的Lv到我家来看我,后面跟着的竟然就是石东皮子,Lv解释说现在给他做的跟班,同学嘛,尽量让打打杂。

Lee没有回复我,我想即便这世界再小,也绝无可能在旧金山的捷运上碰到石东皮子了。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