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

我至今仍然保留着对扬州的最初的记忆。
一个青年,从北方辗转到南方,尚不更事,也没有多少眼界,一座烟雨笼着的江淮小城足以满足他的好奇心,何况她在历史上还曾留下难以超越的声望,一座名城。
阳历的三月是一段有烟无花的时日,烟是飘渺的,糅合了拂面的水汽,使旅行成为一场梦游。小桥是蒙眬的,塔是蒙眬的,湖是蒙眬的,记忆却是如此的清晰,正如在观赏一幅挂在面前的山水画卷。
同伴和我一样的书生意气,我们在旅行中探寻着历史,评论那些业已逝去的人事。

我怎么忽然想起扬州来了呢?后来我去过更多的地方,景色之美众所周知,可是那美景随着年岁的增加日渐模糊,近乎消失,而我却仍然保留着对扬州的最初的记忆。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