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梦XV – 杨永信

不出所料,还是等到了一阵剧烈的敲门声。
我瞅了一眼大卫,他拔出手枪,对准了门口,然后朝我努了努嘴,我按照事前的吩咐点了下手机上的大按钮,门开了,门口有穿着奇装异服的一老一少,都留着莫西干头,十分滑稽 1

这下我该大惑不解了:“杨永信?” 2
“哎!”
“我印象中你不带这么朋克的?啊?”
“入乡随俗,入乡随俗……”

气氛缓和下来,大卫早就收起了枪,他的儿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厨房里跑了出来,带客人进家,还帮他们拿东西。
“不成敬意,不成敬意……”
杨永信把拎在手里的大纸袋子靠墙放好,犹犹豫豫地坐在大卫旁边的空椅子上。

“那我们开始演示?” 大卫示意坐在对面的亚当。亚当怎么看怎么有点紧张,清了好长时间的嗓子,然后才开腔: 3
“我们新开发的这种设备——呃——可以很精确的作用于患者的神经系统——取决于你把它放在哪儿……你看……”
他这不又手忙脚乱起来,努力的捣鼓桌面上一团乱哄哄的电线,费了好大劲儿才从里面拣出几个贴片,“妥了,就是这个,你把它贴在比如……”
亚当试图把贴片往杨永信的太阳穴上放,这让杨永信有些受刺激,触电似地往旁边一闪,两人很是尴尬。
大卫按捺不住接过话去:“不会痛!真的,完全没有痛楚,它只会向患者的神经系统发射一个微妙的信号,不知不觉之中就可以强迫患者集中注意力,喏,没有任何痛苦,没有任何感觉,是不是很神奇?啊?”

估摸着杨永信是给亚当吓着了,仍旧脑袋扭在一边,对大卫的推销毫无反应。
这时亚当的儿子拎着双鞋子跑了过来,看上去不是很开心:
“爸,你看他们送我的什么玩意儿嘛……”
我注意到他指给大卫看的是一个标签,上面四个小字:“中国制造”。

  1. 原型大约是瑞克和莫蒂
  2. 前几天了解到有一个“给杨永信断电”的行为艺术
  3. 受上一个项目的影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