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梦XII – 鬼节

快下班的时候萧林接到了小王的电话,说是好歹一番疏通,终究还是帮忙搞到了一套共有产权房,就是地方有点远,东十环,离天安门一百公里。
萧林嘴上连声道谢,心里却十分纠结——这上下班一个来回就是三四个小时,日子没办法过了——他又是那么怕麻烦的人。
这厢正寻思着要问问媳妇的意见,家里的电话就来了。

“进来人了,放了把火,你快点给我回来!”

萧林大惊,三步并作两步跑下楼去,到了小区后才想起要报警。
电话那头滴了好几声,然后是一个冷冰冰的女声,问要地址,然而萧林怎么也想不起自己家的门牌号。他一时间手足无措,慌里慌张的环顾四周,看到小区的人们都忙着放火烧房子,路边还有不少卖火捻子的小贩,扛着挂满火捻子的货架,大声地吆喝叫卖。
这时萧林才恍然大悟,今天不是鬼节嘛,按照老北京的传统,就是要点火烧一把,把不干净的东西烧掉,来年才会平平安安,红红火火。

心静下来以后,萧林很容易就找到了自己的出租屋,已经烧得不成样子——和隔壁家的墙都快没了,能看到邻居一家正忙着往里搬东西。
媳妇站在那边跟邻居家的女人理论,显然,火正是邻居家放的,那女人操着一口京腔,很鄙夷地责怪媳妇没见过世面,还说要是不烧,影响了自家来年的大运,你们敢情负责。

萧林过去把媳妇拉到一旁,悄悄地说:“这房子不是租的吗,你还管它作甚。”
然后又想提共有产权房那档子事,可是注意到邻居还在那边窥视,何况家里又一团糟,便权且放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