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梦 VI

上面对N国皇帝陛下的来访非常重视,至于下级官员们蠢笨的实际表现,那只是他们多年来循轨蹈矩的工作所积累的愚讷所造成的,并不能真实地反映上面的意愿。如是的处境正是K现在面对着的:上司费尽心思,决定在集会仪式开始之前为皇帝陛下准备一杯现榨的橙汁——他认为这可以缓和年迈的陛下当众演讲之前的紧张情绪——而这个环节由K来负责。K却打心眼里认为这很滑稽,恰巧彩排的那天喉咙异常干燥,他竟然一口气将橙汁喝掉了一半。这使情况变得相当糟糕,自然,剩下的半杯橙汁也还可以呈上的,大家都相信皇帝陛下只是想润润嗓子而已,然而,将被一个小人物——K是绝对的小人物——碰过的杯子呈给陛下是大不敬的。K思虑再三,还是把事情禀报给了愚讷的上司,上司摸了摸脑袋,竟然决定用一杯合成果汁来代替。K终于忍无可忍,断然拒绝了上司的意思,他认为这才是对皇帝陛下的最大不敬,而这不敬大到足以影响国家的体面。于是,呈送橙汁的仪式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集会开始之前的十几分钟,K带着一点点沮丧进入会场。座位几乎都被占满了,K好不容易在几个一看就是来自N国的妹子们的中间找到一个空位,略作犹豫后坐了下来。N国的妹子们可以讲一点点英文,她们主动给K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K也客套地表达了一些欢迎之意,然后大家都默不做声了。不久,会场里有些喧哗,似乎是皇帝陛下驾到,K便张着脖子向主席台眺望,只看到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着黑西装,表情严肃,K以为他便是皇帝,忽然,会场躁动起来,K这才发现黑西装男人的旁边还有一位龙钟的老者,蜷缩在轮椅中,他才是真正的皇帝陛下。陛下颤颤抖抖地抬起身子,似乎要讲些什么,此时K才看清楚了他的脸,该怎么形容呢?K不认为那是一种丑陋或者恐怖,但总算是与众不同吧,陛下的脸上长满了大小不一的瘤状物,如同马蜂窝一般。但K是明白的,四五百岁的人最终都会成为那个样子,只是普通人没有活到过四五百岁罢了,于是心中涌出了一种由衷的敬意。

陛下演讲结束以后是N国传统的歌舞表演,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场附近的街上已经人山人海,鼓乐声此起彼伏,盛装的游行队伍从四面八方向会场开进。K看到了高跷,穿着民族服饰的N国艺人踩在一米开外的木桩上翩翩起舞,这多像K的故乡的元夜啊!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