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梦 IV

即使在山顶也看不到什么好的景致,天空阴沉,没有一丝阳光。
“那是什么?” T忽然失声叫了起来。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跟着吃了一惊:远处仿佛是一条汹涌的大河——好奇怪,怎么现在才发现,然而很快即觉得不对头:那泛着白光的水面显然非同常见的河流,它正在缓慢地扩散!几分钟的功夫,竟然已经淹没了远方好几个山头。

“快跑!” 我大叫了一声,拔腿朝村公所的方向奔去,T紧跟在我的身后,这时似乎已经听到了轰隆的水声,令人不寒而栗。

“你们这里有洪水?”
我撞开村公所的大门,气喘吁吁地问。
屋子里只有一个中年人,皮肤黝黑,慢条斯理地答道:“不是在建水库嘛,一坝完成了,二坝还在建设中,水泛滥是经常的事情,不过放心好了,不会到我们这里——因为它从来就没到过我们这里!”
我于是闪身出去,跑到一块高地向远方眺望。
天哪,那边已经尽是一片汪洋,我所在的地方不过是一块残存着的孤岛而已,可是,很显然,水面平静了很多,已经看不到什么扩张的趋势,像一块巨大的镜面。此时天色渐暗,日头不知道沉到了哪里,也没有月光,天空中仅剩几片残留的斑驳灰白,投射到水面上,给人一种幽暗的感觉。
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便与那中年人搭起话来:
“多久回一次家阿?”
“一天回两次,骑个车也就个把小时嘛!”中年人顺手指着窗外说。
可是,那边已全然是汪洋了啊。

我又找不出其它什么话来,只好和他告辞,与T一起在村子里闲逛。
不久,发现了一家豪华的酒店,似乎在举行什么派对,我想倒是可以来消磨一下剩下的时光。
旁边还有个简陋的小卖部,T在那里和卖东西的老太攀谈这什么,等我走过去想看个究竟时,T已经捧了一大包东西回来了,是些很久以前小孩子们玩的玩意儿,“可以做礼物。”他说。
我没有理会他,继续过去和小卖部的老太打招呼。
“大妈,洪水来了,是不是要把这里都淹掉了呢?”
“谁知道呢,反正现在还没有淹。”她漠然地答道。
这答案令我很失望,“谁知道呢!”我暗叹了一声,无可奈何地走进了酒店的大厅。

要了杯酒,才惊奇地发现坐在我面前的竟然是名人M,她没有化妆,看上去不那么美丽。
“你还呆在这里干什么?你不晓得这个地方很危险吗?” 我吃惊的问道。
她没有回答,只是狠抽了几口烟,呛得我眼泪几乎要掉下来。

anyShare分享到:

4 Comments

Leave a Reply